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無碼 影片,新手必看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只要今后你不负我,我陈炎定会护你余生。

  ”陈炎看着仲薇的身影,在心中暗暗想到。

  这一刻,少年那颗沉寂了的心,再次注入了活力。

  病房里,有护工正在帮仲薇清洗,所以陈炎四人站在走廊里安静的等待着。

  气氛冰冷的可怕。

  “刘晓东呢?”陈炎突然发问。

  “已经被警察带走了。

  ”李正辉回答道,他本想动用关系帮一下陈炎,但是还没有轮到他出手,就有一只无形的手压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是谁出手,但是陈炎这次肯定是在劫难逃,这也让他更惊讶于陈炎的实力。

  陈炎点了点头,剩下的一切他相信沈千金都会处理好。

  “今天的事,多谢两位了。

  ”两人听了陈炎的话,连忙摆了摆手。

  “陈少客气了,今天的事说起来我还要向陈少道歉,毕竟是在光华出的事,我责无旁贷。

  ”李正辉说完,就对这陈炎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陈炎只是随意看了他一眼,便将目光收回,虽然今天的事情李正辉有一定的责任,但是之后李正辉也帮了不少忙,所以陈炎也不准备多做计较。

  “李少言重了,以后有需要的事情,尽管来找我,但凡力所能及,我必出手。

  ”几人寒暄了一会儿之后,李正辉和孙文便是离开了,剩下沈千金和陈炎两人。

  刚才陈炎说话的时候,沈千金一句话都没有说。

  “你知罪吗?”“知。

  ”沈千金点了点头,没有保护好陈炎的安全,不管有千万理由,都是他的过错。

  “我希望能有一个让我满意的结果。

  ”“明白!”病房内。

  陈炎安静的来到床边,看着还在昏迷中的仲薇,神情有些难过。

  他也不说话,就那么安静的坐着,两只眼睛盯着体征仪器,时不时的落在仲薇的脸庞上,温柔展现。

  陈炎一直看守在病房内,仲薇没有亲人,唯一的母亲也是重病,早在之前就被沈千金安排去了省城接受治疗,同样有人24小时照顾着。

  咚咚咚!深夜,就在陈炎有些犯困的时候,敲门声再度响起。

  “进来。

  ”陈炎微微摇了摇脑袋让自己清醒。

  沈千金手捧一大堆营养品走了进来。

  “少爷,事情已经办妥,刘晓东下半生都会在监狱里度过。

  。

  ”陈炎冷然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别再有下次了。

  ”陈炎终于开口,索性仲薇此次无碍,否则他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少爷请放心,再有下次,沈千金以命谢罪。

  ”沈千金弯下腰,态度诚恳的承认错误。

  沈千金稍作停顿,拿出了一份文件,“少爷,这两天夜城并不太平,有一个财团正在进入夜城,似乎还想要对我们下手。

  ”“什么财团?”陈炎眉头微皱,他嗅到了不好的苗头。

  “是这样的,由数个大集团大家族联合成立,专门收购各大公司的就是财团,因为联合的缘故,很少有单一的集团跟家族能够与其抗衡。

  ”“而明天到达夜城的叫做北原财团,在华北地区东部算是比较强横的一支力量了,据我调查到的结果显示,北原财团的幕后主使就是省城的几家庞然大物。

  ”“哦?跟我们陈家相比呢?”陈炎微微挑眉。

  沈千金闻言微微一笑,“少爷,陈家已经站在世界巅峰,自然不是这些小鱼小虾可以比拟的。

  只不过你如今尚未回归,所以在夜城这里,这个北原集团已经能对你造成威胁了。

  ”沈千金的回答隐隐也透露出了陈家无法窥探的庞大规模。

  “此番北原财团来到夜城,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将整个夜城变成省城那几家的私属领地,将所有的家族集团收于麾下。

  ”“所有?就不怕撑死?”陈炎冷笑。

  单单是他的一个天水集团,市值就达到了百亿,还有光华等排名前十的大型集团,整个夜城排的上号的加起来起码达到千亿的市值,岂是说收购就能收购的?“少爷,省城的一些家伙联合,他们的确具备这个实力。

  ”沈千金苦笑。

  他知道自家少爷毕竟当了二十几年的普通人,就算是气质慢慢的回升了,可是根深蒂固的思维观念还是有些破旧。

  “我知道了,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陈炎挥手让沈千金离开。

  “是。

  ”沈千金离开了病房。

  陈炎起身来到窗户前,看着外面的夜色,他总感觉这个北原财团来者不善。

  只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他如今的身份,难道在区区夜城,还有摆平不了的人?次日清晨,陈炎被敲门声吵醒。

  打开门,孙文正一脸着急的站在病房门口,看到陈炎,宛如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陈少,求求你救救我家的公司!”“进来说。

  ”陈炎看了一眼医院走廊,示意孙文进到病房内。

  “怎么回事?”陈炎问道。

  “今天早晨咱们夜城突然来了一个财团,其中几个人找上了我爸,直接开口要买下我家的集团,而且只给市值的百分之三十来收购,我爸拒绝之后,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家就接到了好几个合作伙伴的电话,现在我们的货源都要被切断了。

  ”孙文显然很着急,直入主题。

  陈炎闻言双眼微眯,果真跟他猜的一样,昨晚沈千金提及的北原财团动手了。

  既然他们敢来,必然是做了十足的把握,一出手就是致命一击,如果孙氏集团不愿意低价出售,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倒闭了。

  “别急。

  ”陈炎对孙文安慰道。

  后者点了点头,他相信陈炎的能量。

  两人就在病房里等待着,没多久,李正辉也来了。

  “陈少,我收到消息,有一个名叫北原的财团今早来到了夜城,然后开始收购一些公司,但是光华集团还没有接触到他们。

  ”陈炎冷静的点头,他要让自己保持平常心,北原财团来势汹汹,但他也不是好惹的。

  “再等。

  ”陈炎只给了两个字,就没了后话。

  两人都好奇在等什么,但是他们也不敢多问,尤其是孙文,他只能依靠陈炎了。

  终于,在上午十点钟左右的时候,病房门被推开,沈千金走了进来。

  “少爷,我把最详细的消息给您带来了。

  ”沈千里一脸恭敬。

  “讲。

  ”“北原财团在早晨就对夜城的三流集团动手了,后又对二流集团动手,比如这位孙公子家中的集团,到现在为止,已经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公司同意了财团的收购,真的是来势汹汹。

  ”“解决方法。

  ”陈炎出奇的冷静,他不在乎那么多,他只关心如何让这个财团灰溜溜的衮离夜城。

  “少爷,解决方法我倒是有一个。

  ”“讲。

  ”“夜城内也有不少集团规模不弱,之所以毫无招架之力,主要是因为他们是一盘散沙,所以我们只需将这些集团整合起来,变成一个夜城的商会。

  ”“这样的话,不论是规模还是威胁性,都大幅度的提高,他们就算是想收购,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沈千金此时笑眯眯的样子像极了有钱的老狐狸,还是很招揍的那种。

  不过沈千金的话着实让李正辉跟孙文震惊了,这是什么脑回路?夜城可不是小城市,整合全市的集团,这想法简直骇人听闻!“这倒是个好办法。

  ”陈炎心里也挺震惊的,但表现出来肯定要淡定了。

  “少爷,先让北原财团蹦跶一会儿,等他们找遍了整个夜城的时候,肯定是群神公愤,您到时候再出来振臂一呼。

  ”陈炎听闻了然的点了点头,看向还在病床上躺着的仲薇,微微叹息,“可以,你们俩回去等我的消息吧,相信要不了多久了。

  ”李正辉跟孙文都走了之后,沈千金开口问道:“少爷,您是不是还有些问题要问我?”沈千金面带笑容,他对现在的陈炎愈发的满意了,懂大局观,坐怀不乱,沉稳,这都是一个上位者应有的气质。

  “说。

  ”陈炎好像非常不想搭理沈千金,看着后者明知故问的样子,他就不惜的多说话。

  “我知道您一直好奇家族的实力,也好奇您到底有多少可以调动的资源。

  ”“家族的事情我不便多说,但家族既然准备让继承人们自行拼搏,肯定要给资本,您的零花钱就是您的资本,等时机成熟了,我自然会把零花钱都给您亲自保管,但现在还不行。

  ”“至于咱们家族到底有多少家产,我说一个词语您就明白了。

  ”提及家族,沈千金身上仿佛突然多出来一股傲人的气质。

  “什么词?”“富可敌国。

  ”陈炎瞪大了双眼,微微震惊的表情流露,如果不是他刻意的掩饰自己的情绪,恐怕现在都彻底愣在了原地。

  以一个家族的资金做到富可敌国?这竟然是真实存在的!华国广袤的土地上,拥有着无数的物质资源,国力更是飞速提升中,可一个隐世家族陈家竟然凭借一家之力,在财力上要与整个华国媲美!“少爷,我先走了,有消息我再来找您。

  ”沈千金离开了医院,北原财团的事情有他把持着就足够了,过程不需要陈炎跟进。

  整个病房只剩下了陈炎跟躺在病床上的仲薇。

  “出什么事了吗?”虚弱的声音响起,陈炎一愣,旋即猛地扭头看向病床上,只见一双美眸正看着自己。

  “你醒了!”陈炎有些激动,而后迅速按下护士站的铃声。

  “嗯。

  ”仲薇虚弱的应了一声,随即微微蹙眉,一脸痛苦。

  “为何如此?”陈炎看向仲薇,当时的那一幕再度浮现在他的脑海中,竟是让他的眼眶微微有些湿润。

  “我也不知道,当时根本来不及细想。

  ”仲薇平静的语气,更加让陈炎心头一疼。

  陈炎点了点头,神情淡然,内心却是泛起了波涛汹涌。

  很快,(左手握右手)医生便来到了病房,给仲薇检查了一下之后,告诉陈炎问题不大,之后只要注意休息,等待伤口恢复就行。

  “是不是出事了?”等到医生离开之后,仲薇开口问道。

  “嗯。

  ”陈炎颔首。

  “夜城在今天早晨来了一个财团,是省城过来的,有点实力,妄图收购夜城所有的大型集团,将夜城变成私属的后花园。

  ”“我不会让一群外来者得逞的。

  ”陈炎双目发冷,说到底这二十几年他都是在夜城生活成长的,相比较素未谋面的陈家,这里更让他有归属感。

  所以,夜城无论如何也不是外来人可以蛮横插足的!“陈总,商业上的事情我不便多问,但我要谢谢您在我身边陪着我。

  ”仲薇有些害羞的说道。

  “你救了我的命,这是应该的。

  ”接下里的几天,陈炎则担当起了照顾仲薇的任务,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候在仲薇身边。

  这几天陈炎表现的很温暖,病房内总是充满了温馨,沈千金等人也未曾来过医院,除了每天定期检查的护士,整个病房里只有陈炎跟仲薇两人。

  第五天,仲薇终于拆掉了缝合在小腹的手术线,伤口逐渐愈合,可以出院了。

  就在这天,沈千金带着李正辉跟孙文来到了医院。

  经过了五天的时间,孙文脸上的阴霾愈发沉重,只因这段时间陈炎一直没有什么动作,孙氏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

  于此同时,北原财团的收购愈发嚣张,已经有不少企业对他们怨声载道,只不过大多是敢怒不敢言。

  沈千金一脸自信笑容的看向陈炎,“少爷,可以出手了。

  ”

  都说婚姻有七年之痒,以前我从来不信,听到别人说谁家处在七年之痒的阶段,两口子正在闹离婚,我总是一笑了之:神经病!什么时髦不能赶,非要赶这个时髦!命运就掌握在自己手里,我就不信那个邪!但是从去年开始,我的七年之痒也不请自来了。

    我和我老公是大学同学,同系但不同班。

  我是内向型的人,但绝对是好人缘的那种,善良、大方,只要别人愿意接近我,就会喜欢和我长期交往。

  而我老公是那种能干、聪明、会折腾的人,他的主动性非常强,有目标、有计划。

  因为我不住校,所以相对来说不会那么寂寞。

    大一以后,好多住校的同学都卷入了恋爱风,而我总是微笑着冷眼旁观,并且目睹了我老公追女生的若干次表演。

  当然,那时我只是旁观者,并且心里只把那些所谓的恋爱当作游戏。

  后来,机缘巧合,我为了陪我的好朋友,经常和我老公所在的那个小团体接触,因此和我老公也慢慢地熟悉起来。

  没有小三我的婚姻也到了尽头(3/3)  再后来,他就单独约我出来玩儿或者到我家玩儿。

  他很会讨别人欢心,所以我父母即便看出我们有些超越同学的关系,也没有横加干涉,于是我们就顺其自然地淡淡交往着。

  因为毕业后不知会发生什么,所以我们的关系也总是不远不近的。

    我们的关系发生飞跃是在毕业前的最后一学期。

  我父母离婚了。

  其实他们长期感情不和,我父亲又是个不喜欢和人交流的人,虽然脾气好,可是个老好人,不会维系家庭感情。

  在我的印象中,他似乎从来没跟母亲深谈过。

  而我母亲又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她不能容忍生活在一个无声无息、无滋无味的环境里,于是她整晚整晚地和朋友一起出去跳舞。

    然后,他们吵架,再然后,父亲躲到我奶奶家,对这个家不闻不问。

  但每次回家必定会把工资交给母亲,只留下少少的几十元零花钱,然后再走。

  于是,在那样的日子里,我男朋友到我们家玩儿,还给我们家增添了不少欢乐。

  我和妹妹也受不了那无休止的吵闹,因而在他们离婚征求我们意见时,我们的答案都是同意。

  没有小三我的婚姻也到了尽头(3/3)  但是我们的伤痛只能自己去想办法治疗,于是,我选择了一个男人的怀抱,他能给我安慰,给我温暖和依靠,让我慢慢学会坚强。

  而我妹妹却选择了离家出走,住在朋友家里。

    现在回想起来,心还在隐隐作痛,离婚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多么大的劫难,而我现在竟也走到了这一步。

  以前我怨过妈妈,为什么那么安稳的日子非要打碎呢?现在反思自己,原来心灵空虚、没有希望,也没有盼头的日子是如此难挨。

  我下定决心离婚,其实只有一点—我不快乐。

    我和我老公毕业的日子到了。

  他确实很能干,经过几番周折,他竟然找到一家郑州的单位可以接收应届毕业生,并且按正规渠道发派遣证、转户口。

  这样的消息在我听来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因为我们上的学校不在郑州,我们这届同学的家长好多都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把子女安排到郑州这样的省会城市,而我老公只是凭个人胡打乱撞就办成了。

  由此可见,他的折腾水平确实很不一般。

  于是我不顾所有人的反对,跟他一起把户口迁到郑州,跳出了那个我生活了20多年的城市,开始了我全新的生活。

  没有小三我的婚姻也到了尽头(3/3)  刚到郑州,什么事都要自己操心。

  因为家里反对我来,所以我们手里的钱少得可怜。

  但我们充满梦想,我们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在这个城市挤出一席之地。

  我们租最廉价的房子住,买最便宜的日用品,吃最简单的饭菜,做最辛苦的工作,但是我们心甘情愿。

  那时的日子虽然很清苦,却是充满希望的。

  两个人互相依靠、互相勉励,还会苦中作乐。

  记得从前最常去玩儿的地方就是紫荆山公园,因为那儿不要门票,而且风景很好,很适合放飞身上的重担。

    再后来,我们都换了几次工作,但大都是跑业务,工作辛苦而忙碌。

  到郑州两年后,我们结婚了。

  3年后,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孩。

  我老公是个急性子,他虽然没有很好的耐心带孩子,但是看得出,他很爱孩子,娇惯孩子,而且他很细心,也很挑剔,总是能发现很多问题,所以,他对我的埋怨也慢慢变得多起来。

  我不知道我们吵架、有对抗情绪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只是清晰地感觉到,生气的时候越来越多了。

  没有小三我的婚姻也到了尽头(3/3)  因为他总是比我看得远,总是比我能干,于是我就迁就他,让着他,家务活儿根本不用他插手。

  时间长了,他就渐渐地认为,那些事就应该是我干的,偶尔干得不好了,当然就是我的失职。

  当他早上找不全一双袜子时,就埋怨说是我不细心;当哪条要穿的裤子我没顾得上洗时,他就一定会责怪我偷懒;而如果他偶尔怄气自己做了一顿饭或洗了一件衣服  时,一定会把脸拉得老长,心不甘情不愿地把锅碗瓢盆摔得梆梆响。

  开始我很内疚,认为确实是自己没有做好,虽然嘴上不依不饶地跟他争论着,可心里已经在提醒自己,下次一定要想得更周到一点。

  但是,似乎我总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他总能一针见血地挑出我的不足,然后数落我、打击我。

  我想,我的自信就是在这一句句埋怨声中慢慢沉没下去的。

    生活就这样平淡地过着,我渐渐迷失了自我,每天满脑子想的都是家务活儿、老公和孩子。

  因为家离市区很远,我们早晨7点上班到晚上8点到家,每天一家人能面对面的时间只有两三个小时。

  孩子起得晚、睡得早,有时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天爸爸是否回来过。

  没有小三我的婚姻也到了尽头(3/3)  他总是很忙,回家也总是有一大堆资料要看,和我少得可怜的交流便是吩咐我做哪些事,或者挑我的毛病。

  于是我忍不住和他争吵,而他总是理由充分地把我驳倒,或者干脆把我晾在一边不理我。

    我也曾经努力(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过,跟他协商每天睡觉前抽半个小时时间说说话,做一点沟通,但是没坚持多久,就被繁杂的家事、成堆的资料、一天的劳累和交流时的心不在焉而冲淡了。

  于是,我们之间的沟通渐渐浓缩到只有不得不交代的事才张口,除了吵架的时候,平时我们都懒得看对方一眼。

    我不知道他是为工作活着,还是为家活着;我也不知道,我是为老公、孩子活着,还是为自己的希望活着。

  我总是告诫自己要忍耐,生活都是充满艰辛的。

  可为什么刚来郑州时那么苦的日子,我们都会在大哭一场之后继续义无反顾地走下去,而现在,我们有了房子,有了不错的收入,有了可爱的孩子,却反倒觉得内心空虚、无法忍耐、没有希望、没有快乐?没有小三我的婚姻也到了尽头(3/3)  在我刚学会工作的时候还充满激情和信心,而在我有了成熟的工作经验、磨炼出了坚忍的性格、有了敏锐的洞察力之后,却觉得失落、麻木、自卑,觉得生活和工作了无生趣?是我自己出问题了,还是终究掉进了充满魔力的七年之痒?我不只是不甘心这样过下去,而且觉得再这样过下去,自己不是发疯就是会变成一个活死人!我受不了了。

  我快要窒息了。

    可我又没有能力去改变他。

  我明白,他也一样身心俱疲,他再也无法提起对我的兴趣,他再也无法容忍我这样那样的毛病,他也在挣扎,他也很痛苦。

    我们之间没有第三者,没有导火索,却走到了尽头。

  我选择了离婚。

  他开始同意,见我来真的了,却又死活不肯在协议上签字了。

  他说:你让我怎么办呢?这个家是我几年来的心血,即使再过不下去,我也不会放弃。

  听起来他是多么义正辞严,那我又是想做什么呢?自私自利?无事生非?无理取闹……其实我只不过是不想行尸走肉般地熬日子而已。

  没有小三我的婚姻也到了尽头(3/3)  不管他最终签不签那纸协议,我都已经决定离开他,开始我的新生活。

  作出离婚的决定之后,我好像经过了涅槃一样如释重负。

  我知道,当我带着孩子走出家门时,迎接我的将会是更大的生活重担。

    我姓曾,到这家公司已经三年了,名校毕业的我,可是从最基层的IT维护开始做起的。

  06年我毕业于复旦大学,由于当时已经遇到了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我又一定要在上海找工作,这个公司还算规模很大,所以我想就不要多计较了。

    IT维护的工作,其实没有一点技术含量,就是每天为公司有点职位的人装软件、杀病毒、擦机器之类的工作。

  实在觉得委屈,不过我还是忍了。

    因为自己长得漂亮身材好,性格又温和,人又外向,打闹时也放得开(不过我骨子里还是不会乱来的,呵呵),所以和同事处得很融洽,感觉生活和工作都还是很开心的。

    坏事是从两个月前开始的,有一天我去帮公司空降来的一个姓刘的副总安装电脑,他是那种彬彬有礼一看就是成功人士的中年男士,感觉他见到我时眼睛一亮似的,不过他也没说什么,我也没在意。

  没想到三天后人力资源部突然找我谈话,说要我给刘总当秘书。

  没有小三我的婚姻也到了尽头(3/3)  我对这个职位可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觉得好事怎么就轮到我了呢?交代一下,我们公司做过老总的秘书之后,一般都有更好职位安排的,人力资源部总经理以前是公司董事长的秘书,市场部副总做过公司王总的秘书。

    我有点疑惑,就对人力资源说我没有做过秘书工作,怕做不好,让我考虑一下。

  回家跟老妈商量,老妈觉得秘书职位是个花瓶,搞不好老总还要向你使坏。

    又把这事和自己的死党李姐说了,她倒是极力劝我接受这个职位,还说漂亮是资本,不用过期要作废的,你看我们公司做过老总秘书的,哪个被亏待了?内心斗争了两天,我就接受了人力资源的安排。

    秘书工作开始两周还是很开心的,新来的刘总不愧是业界有名气的高管,做事沉稳干练,做人又低调,很快就让公司上上下下的同事都很敬佩。

  难得的是对我这个菜鸟秘书还特别好,做错了事也不责怪,反而耐心地一点一点指导。

  没有小三我的婚姻也到了尽头(3/3)  这让我对他充满感佩之情,心想真是遇到好领导了,以后要好好学习争取职场进步。

    一个月前一个周五下午,正准备下班回家时,刘总说要我留下来,说有个文件要加班处理一下。

    我想都没有多想就说没问题,就留下来和他一起处理那个文件,内容还很多,搞好已经晚上八点多了,他说要是没有什么安排,你就和我一起吃晚饭吧,我犹豫了一下,要是多几个同事一起吃饭也很正常,但就我们两个,感觉有点不妥似的。

    不过我又想,他大我那么多,平时又那么温文尔雅的,自己别太多心了。

  于是上了他的车,去了外滩一家很有品位的西餐厅,说是要奖励我一下。

    餐厅的情调真好,以前都没有体验过那种用餐氛围和高档服务,吃饭时他和我谈了很多艺术方面的话题,才知道他竟然还有那么高雅和博学,心想要是男友有他一半的水准,我也知足啦。

    吃完饭他说我送你吧,我说不要了,您这么辛苦还是我自己打的士吧,可他执意要送,说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不安全,要是出点意外可不好向你老妈交代了。

  我想就索性享受一下老板的服务吧,可不是我主动要的哦。

    路上听着车里播放的古典音乐,看着窗外的霓虹,听着他娓娓道来的高雅话题,一时间真的感觉有些意乱情迷……走到离我家没有多远的地方,一个高档小区的门口,他放慢了车速,跟我说这是他住的地方,我说刘总我们离得很近啊。

    他说是啊,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我们住处离得很近的呢,要不到我那里再坐会?当时我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说好啊好啊,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了,但又不好反悔。

    进了他的家,才知道他是独自在上海生活,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不说大家也都会知道了。

  虽然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强迫我,但我在衣服快要被脱光的时候还是清醒过来了,于是激烈反抗,最后他放弃了。

  我虽然穿着性感,活泼外向,但我骨子里还是不乱来的,再说男友对我很好,我也不能辜负他。

    周一上班时他向我道歉,说自己一时把持不住。

  我说不怪你,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吧。

  之后一个月都相安无事,我想他真算是谦谦君子了,慢慢自己也就真的忘了这件事似的。

    上个星期人力资源部突然叫我去,我心想,做秘书才不到三个月难道就要升职了?谁知他一开口就把我打到了冰窟窿里,竟然是要辞退我!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大声问为什么,刘总对我的工作很满意啊,你们经过他同意了吗?  他说我们也觉得不该辞退你,但是刘总他说不敢用你这样卖弄性感的女孩子,而且说,公司也绝对不能留你。

  接着那个人力资源又问我,你到底什么事情得罪刘总了,他那么坚决一定要辞退你?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e.aspx?1662.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e.aspx?4559.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e.aspx?4073.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e.aspx?3139.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e.aspx?5645.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e.aspx?5907.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e.aspx?1141.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e.aspx?4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