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phim sex vietsub hay,新手必看

“我叫柳青雪。

  ”柳青雪报出自己的性命后,连忙催促道:“好了,现在你可以走了吧?”张小凡心满意足,就打算转身下车时,忽然车外却是传来一道咆哮声。

  “刚才打我的小子在哪里?赶紧给我滚出来,不要逼我上去把你啾下来!”当这道声音传入车上众人的耳朵后,他们的脸上的表情瞬间恐慌,露出一抹苍白。

  “小伙子你完了,那个人带着虎哥来了。

  ”老司机见到车窗外的虎哥一行人,吓得双腿直颤抖。

  张小凡眉头一皱,没想到先前那个猥琐大汉真的敢叫人回来找他麻烦,看来是刚才教训的他还不够惨啊。

  “你看嘛,刚才我都让你快走了,现在你想走都走不了了。

  ”柳青雪一脸焦急,满是担忧的神色。

  “青雪姐姐你不用这么紧张,这群人奈何不了我。

  ”张小凡胸有成竹,淡淡一笑。

  车外这群人比起自己村里那群变态老头来说,不知道要弱上多少倍,要知道张小凡可是从小时候就被那群变态老头虐到大的,外边那群人就是再来一倍人数也别想伤到张小凡半根毛发。

  张小凡的这番话,柳青雪哪里信他啊,只认为他在吹牛逼而已,他就算再能打(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能打得过外边这么多号人么?更何况这群人都是常年在刀子口打滚的亡命之徒,本身打架就要比常人厉害很多。

  “他妈的,那个打我的臭小子呢?赶紧给我滚出来,否则今天车上的所有人都别想离开!”猥琐大汉见张小凡久久不下车,立马出言威胁道。

  果然,在猥琐大汉这话一说出来,车上原来用着可怜目光看待张小凡的众人态度立马一变。

  他们可不想就这样被张小凡拖累了,更何况这件事情本身就跟他们无关。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态,车上的众人纷纷出言说道:“小兄弟你就下去吧,现在你要是下去给虎哥他们道歉,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

  ”“是啊是啊,你要是继续待在车上,等会虎哥发怒了,怕是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

  ”柳青雪没想到这群人居然这么的无情,就这样直接把张小凡给出卖了。

  他们就没有一丝良心么?不过柳青雪认为张小凡应该不会这么傻,被他们劝几句就下车。

  就在柳青雪打算偷偷带着张小凡从车后门离开这里时,让她目瞪口呆的一幕却是进入她眼中。

  “是嘛?没想到这个虎哥这么好说话啊,如果能道个歉就能解决,那最好不过了。

  ”说完,张小凡便是走下车去。

  虽然虎哥这群人威胁不到他,但如果可以的话,张小凡也不喜欢用武力解决,那样太麻烦了,所以他在听到道歉就能解决这件事后,自然乐意退让半分了。

  柳青雪内心接近崩溃,他真的没见过如此极品的男人,简直刷下了她的眼球。

  虽然柳青雪很佩服张小凡的智商,但她却从未想过就这样抛弃张小凡,让他独自一人面对虎哥众人,毕竟张小凡之所以会惹到虎哥,源头都是因为自己。

  因此柳青雪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她跟着下车,打算跟虎哥他们好好说清楚,化解这一场矛盾。

  张小凡已经在对峙着眼前几十号混混,在这群人面前最前头是一名大约三十岁出头的精壮男子,他一身健硕的肌肉,穿着黑色背心,下身是一条迷彩军裤,黑发平头,脸上有一条显眼的刀疤。

  他便是这里的地头老大,虎哥。

  “耗子,我还以为你是被什么厉害的人物教训了,感情你是被这么一个极品打了?”虎哥见到张小凡之后,脸上露出嗤笑的表情。

  张小凡一身老土的中山装,身体也不强壮,整就是一个刚从农村出来里的娃,按道理这种人进入花花都市向来都是要被人欺负任人拿捏的,真不知道耗子是如何被张小凡教训的。

  “虎哥,你别看这小子长得挺人畜无害的,其实他厉害的很,刚才一脚就把我踢出了车外。

  ”吴昊被张小凡一脚踢的现在还疼呢。

  “行了行了,能被一个农村娃教训,你也是真够出息的。

  ”虎哥不屑的摇了摇头,随即说道:“想怎么教训他赶紧去,老子还有事呢,没空陪你在这晃。

  ”“是是是。

  ”吴昊闻言,脸上露出一抹喜色,随即转头看向张小凡:“臭小子你终于敢出来了?”“先前居然坏我好事,还敢打我,现在我就要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说罢,吴昊仗着自己身后的虎哥狐假虎威,提起拳头便是朝着张小凡的脸庞打过去。

  柳青雪见状,惊呼一声,连忙让张小凡躲开。

  但张小凡却是不为所动,仿佛被吓傻了一样。

  吴昊冷笑一声,拳头越发用力,这一拳足以将常人的牙齿都给打飞。

  就在众人都以为张小凡必将挨上这一拳的时候,却是见他轻描淡写的伸出自己的右腿,一招直捣黄龙踢在了吴昊的双腿之间。

  咔擦。

  此刻,众人仿佛能从猥琐大汉的身上感觉到一股蛋蛋的忧伤。

  这一招断子绝孙脚出的太快,甚至没有人看得清楚,而吴昊中招之后,先是面庞一怔,下一秒突兀的尖叫起来,捂着自己的胯下不断乱跳,那股火辣辣的感觉简直让他酸爽不已。

  虎哥在一旁见状,眉头一皱,看来似乎真如吴昊所说,这农村娃的确不简单,是一个练家子啊。

  “小凡你没事吧?”柳青雪上前,一脸忧虑的问道。

  “放心青雪姐姐,就凭这跳梁小丑还伤不到我。

  ”张小凡嘻嘻一笑。

  这种危机的情况还笑得出来,柳青雪也是对张小凡翻了翻白眼,服了他。

  而就在柳青雪进入虎哥等人眼中之后,虎哥身旁的手下纷纷打趣起来。

  “哟,居然是一个美女,耗子你刚才就是想占这美女便宜才给人家打的吧?”“可以啊耗子,这眼光不错。

  ”“啧啧,这对凶器真是可怕啊。

  ”虎哥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柳青雪,这样极品的女人就是他也很少见过,没想到今日居然这么巧遇见了一个,那么绝对不能放过。

  “是谁虎哥?”这时,张小凡对着眼前的这群人问道。

  “是我。

  ”虎哥站了出来,一脸戏谑的看着张小凡。

  虽然张小凡看起来挺能打的,但是他这里有几十号手下,张小凡再能打,能打的过这么多号人?除非他是超人!张小凡见到一个刀疤脸的壮汉自称是虎哥之后,便是上前面色认真的道歉:“虎哥,打了你手下是我不对在先,在这里我给你道歉,这件事就到这里吧。

  ”此言一出,众人都傻在原地了。

  这是什么情况?原本他们都以为张小凡会放出狠话,威胁虎哥,毕竟以他刚才展露出来的本事,怕是虎哥也要忌惮他三分,可哪知道,张小凡竟然在这个时候认怂了!就连柳青雪也懵逼了,她一脸错愕的看着张小凡,现在她是真不知道张小凡是真傻还是假傻。

  居然相信了车上那群人的话,说什么给虎哥道歉就能解决这件事情,难道他是不知道这些话都是车上那群人为了自己说出来的谎话么?虎哥和他的手下们听了这话后,先是一愣,随即发出嗤笑来:“真是笑死我了。

  ”

翠花也不墨迹,坐在床上,把裙子里面的内裤脱掉。

  还主动的把短裙撩起来,露出那雪白的大腿。

  小宝顿时傻眼了,虽然他透过门缝看到里面的黄瓜,可这怎么才能把黄瓜给掏出来。

  把翠花的两条大美腿分开,用手掏了好久都没有能够把里面的黄瓜掏出来。

  自己却已经是累的馒头大汉。

  翠花的鸟窝却已经是洪水泛滥成灾,小嘴一次次张开轻声呻吟。

  一边轻声说道:“小宝加油,靠你了啊,要是出不来就完蛋了。

  ”“没事,别急,我们换一个姿势,我躺着,你趴着,我在下面帮你弄。

  ”说完马上翻身躺下。

  翠花却是很熟练的倒转过来,趴在小宝的身上,屁股高高翘起。

  小宝躺在床上,却是暗自叫苦。

  刚刚洗完澡的头发被翠花那地方流出来的蜜汁再次淋湿。

  但他却不敢多想什么,只想着要快点把里面的黄瓜给掏出来,真要送去医院,这丢人可就丢到姥姥家了,不但嫂子会被人嘲笑,他家都会被人嘲笑。

  哥哥不在了,他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他有权利照顾好这个家照顾好嫂子。

  “别动,快了,抓到了。

  ”经过一番努力,小宝终于抓住了那个黄瓜,慢慢的往外面抽。

  “啊!”翠花却是长大这里嘴巴压低着声音轻声的呻吟,“小,小宝,快点,快点拔出来。

  ”“别乱动,已经抓到了,就快要出来了。

  ”小宝屏住呼吸。

  可翠花哪里受得了,不停的扭动娇躯让小宝很难把里面的那半截黄瓜给掏出来。

  “翠花,翠花。

  ”门口响起小宝妈妈的声音和脚步。

  吓的翠花赶紧翻转身体。

  “完了,这个时候老妈进来干吗啊。

  ”小宝被吓的不知所措。

  “愣着干嘛,赶紧过来,像之前那样躺我下面。

  ”小宝也不敢怠慢,赶紧躺下。

  翠花依旧像之前那样躺靠在小宝身上,接着盖好被子,生怕被婆婆发现。

  小宝躺在她背后,伸手抓住那半截黄瓜,想把黄瓜抽出来。

  可这一个动作让被子高高的凸起,让翠花赶紧伸手压住被子。

  刚刚抽出一点点的黄瓜再次退了回来,这一个来回的移动让翠花长大了嘴巴差点没有叫出来。

  虽然感觉很刺激,但婆婆已经走了进来。

  整理了一下面容,问道:“妈,有事吗?”“唉,翠花,上次我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别老是拖着,这都过去好几天了,日子过得快,转眼一年又过去了,我这老太婆活一年算一年,守不了你们多久的日子。

  ”小宝妈妈长长的叹了口气。

  “妈,不是说了让我考虑几天吗,我这还在考虑当中呢。

  ”翠花满脸通红。

  可话音刚落,小宝又把那半截黄瓜给抽出了一点点。

  “嗯!”翠花小嘴微微张开却轻声呻吟出来,身体忍不住的扭动了一下,右手再次压按住被子,心中暗自骂道:该死的小宝,现在掏什么黄瓜啊,没看到婆婆就在这里吗,被婆婆看到那还了得。

  小宝却是暗自咒骂:嫂子这是怎么了,每次都要差点掏出来了又把黄瓜给压进去,很好玩吗,故意的吧。

  看来我还得加把劲,尽快弄出来,不然嫂子得多难受啊?想着,他在下面又努力弄了起来。

  小宝妈妈柳芸有些不太耐烦的说道:“翠花,上次你说等几天我就等了你几天,这都过去大半个月了,要是早点答应,说不定现在都怀上了,你不急老妈我可是极坏了,趁着老妈我现在还能动,帮你你们照顾一下孩子不好了,等我七老八十了,我就算是想抱也抱不动了呀。

  ”“我,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大宝死了这么多年都习惯了,突然让我跟别的男人睡觉,我有些接受不了。

  ”听到这里,小宝顿时懵了。

  丫的,老妈怎么回事,让自己的媳妇跟别的男人生娃,有这样做婆婆的吗,跟别的男人生娃还不如跟我生一个娃呢。

  心中顿时一阵不爽,手上的力道也不由得加大了一些。

  “啊!”小宝再次抽动黄瓜让翠花忍不住的叫了一声。

  “你啊什么啊,难道我还能骗你不成吗,你要不相信你可以上网去查一下,自古以来,都是这样,以前李世民还收了他弟弟的媳妇呢,人家还是一国之君呢,我们普通农民跟应该这么做。

  ”翠花顿时无语了,她也知道,当年李世民把他弟弟杀了之后,的确是收了他弟弟的媳妇,这并不是什么不道德的事情,而是在他们那个时候,的确是这样的一种风俗。

  可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她还不的被多少人耻笑。

  身后的小宝却是一阵激动。

  我去,原来老妈是要让嫂子跟我生娃啊,看来是我错怪他了。

  嫂子身材那么好,皮肤那么白那么嫩,两个大奶子更是能称霸全村。

  而且屁股又大又圆,肯定好生养,生几个大胖儿子肯定没问题。

  既然这样,我还担心什么啊,老妈都这么说了,我遵命照办就是。

  想到这里,右手不断的拿着黄瓜来回不停的抽动了起来。

  “嗯嗯”翠花被小宝手中的黄瓜弄的一次次的张开小嘴轻声的呻吟。

  柳芸看她每次张开小嘴又不说话,顿时急眼了。

  “我说翠花,你这是什么意思,张嘴又不说话,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我可不管了,反正大宝是王家的人,小宝也是王家的根,大宝不在了你就的跟小宝生娃,给老王家留个种,这样就算我死了也好跟老祖宗有个交代,要不然我死不瞑目。

  ”“妈妈呀!”翠花被小宝弄的忍不住的轻声叫了出来,接着又赶紧说道:“妈妈,再,再让我考虑考虑好吗,您放心,就算没有孩子我也会照顾好您和小宝,不会离开你们的。

  将来我一定给您老养老送终。

  ”(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翠花,我们家小宝到底哪里不好了,你就这么看不上我们家小宝吗,我们家小宝哪点配不上你了。

  ”“不是,小宝很高很帅,只是他还小”“还小,他都十八岁了,要换成以前,就他这年龄都抱好几个娃了。

  再说了,村里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就村里面那老于家,儿子没能力生娃,都让媳妇去外面借了个种回来,现在孩子都这么高了。

  我又不让你去外面借种,借小宝的种那是自家人的种,是老王家的种。

  我可告诉你,你要是看不上我们家小宝,我可不让你去外面借种。

  ”“嗯,啊!妈妈。

  ”小宝在被窝的里面的动作让翠花说话断断续续。

  “你,你这是这么了,满脸通红的,不会是发烧了吧。

  ”柳芸看到翠花满脸通红的,赶紧问道。

  “没,没事,身体有点不舒服。

  ”“啊,给娘看看,哪里不舒服。

  ”柳芸说着就把手放在翠花的额头,接着还想要掀开被子。

  吓的翠花赶紧抱着被子。

  “妈,没没事,真没事。

  ”“傻丫头,刚才娘说的气话,你别往心里去,娘知道你对我们王家好,所以一直都想要你给王家生一个娃,可你怎么就想不通呢,唉,身体重要,给我看看,刚才我看你肚子地方的被子老是动来动去的,是不是肚子不舒服,我给你看看。

  ”说着,柳芸就要再次掀开被子。

  “真没事,妈,我真没事,那个就是肚子有点点不舒服。

  ”“啊,这可不行,女人将来怀小孩都靠肚子,你的肚子可不能有事。

  ”柳芸一边说着一边抓住被子。

  吓得翠花和小宝全身直冒冷汗。

  突然,房子后面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让柳如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你个荡.妇,大白天底裤都湿掉了,是不是背着我去偷人了,好你个红梅,背着我偷人,看我不打死你个婊.子。

  ”“你打,你打死我算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人了,我自己用黄瓜捅自己不行吗,你要不相信你自己吃下这黄光,看看有没有味道,你个没用的东西,有种你来捅我啊。

  ”“臭婊.子,说老子没用,老子打死你个臭婊.子。

  ”后面红梅和他老公吵架的声音让柳芸把手松开。

  长叹了口气,说道:“翠花,我也是过来人,这女人啊就需要男人的滋润,你再好好考虑吧,我先回去睡觉了,唉!”望着婆婆消失的背影,翠花拍着胸脯长长的吐了口气。

  小宝依旧还在给翠花掏黄瓜。

  听到老娘都这么说了,小宝故意没有一次性的把黄瓜给逃出来,而是故意让黄瓜在里面来回不停的摩擦。

  弄的翠花哪里一片汪洋,小嘴一次次张开轻声的呻吟。

  

  夜幕降临,暴雨如注,她还没回来,被路灯打照的泊油路上,连个人影也没有。

  时间慢慢将等待变成煎熬,这么晚了,她一个人怎么应付那个老男人。

  想到这,我心如火烧,有几分不知所措,而此时,她的手机已呈关机状态……  公司的产品这阵子销量直线下滑,为了提高产品质量,导致资金一时周转不过来。

  为了生存,我决定让老吴入股,可在股份上,我和他有点分歧。

  他狮子大开口,想借此机会占用五成股份,这好不容易打出来的江山,岂有拱手让人的道理。

  见我一筹莫展,她央求一试,她扬着脖子,有那么一点点骄傲的样子,说:我们女人谈生意,说不定马到成功。

  她嫁给我时,我还是一个穷小子,当年和我一起创业,没少受苦。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让她衣食无忧了,却不想如今还要她帮我谈判。

    一夜无眠,天灰蒙蒙亮的时候,我便出了门,去寻她。

  她的电话大约是在上午十点左右开机的,发来短信,只有两字:搞定。

  妻和生意伙伴偷情说是让利  心里一阵狂喜,只是转念有些疑惑,她是怎么让那个一毛不拔小气吧啦的男人同意接受三成股份的?回到家,她已睡了。

  老吴的资金犹如雪中送炭,拯救了我的公司。

  不出两月,公司财政稳定了下来,很快,产品受到了市场的肯定。

  随着产品受到市场的肯定,她和老吴之间的流言蜚语,传得沸沸扬扬,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至今我都无法相信她背叛了我。

    那天从外地出差回来,去茶水吧打水的时候,撞见老吴那只肥厚的手,朝着她的臀部一拍,那声音清脆得令我心惊肉跳。

    她扭捏了几下,想绕开他的手,他却一把搂住她的腰,那一刻我感觉她像一个瓷娃娃,随时都可能会碎在他那张钳子一般的手里。

  他旁若无人一般,朝着她的胸又是盈盈一握。

  她的脸,面若桃色,声音酥软:死鬼,别这样,在公司让人看见可不好。

    他有几分不舍的松了手,打了一杯咖啡,凑到她耳边说道:晚上八点,老地方见,睡都睡了,还害什么羞呀。

  声音虽小,却字字入了我的耳朵。

  那一刻,我才清清楚楚的明白,原来他们早已做了苟且之事。

  老吴转身就撞见我在身后,顿时脸就黑了,端着一杯咖啡,灰溜溜的进了办公室。

  妻和生意伙伴偷情说是让利  我将她拖进我的办公室,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低吼道:你自己解释。

  她看了我一眼,良久才说道:我跟他没什么的,就那次下雨天和他谈判,他说要让点利益给他,为了咱们的公司,我就从来他了……我没想到他会一直骚扰我,我怕你发现,又怕别人看见,所以只好跟他周旋……  周旋?用我对你的爱和他周旋?为了咱们公司?我苦笑着反问道,心里的愤怒陡然窜到头顶,我指着她呵斥说道:也就我,傻蛋!赔了夫人又折兵,还整天傻愣傻愣的地(三个洞都被塞满爽)帮人家挣钱!她明媚的眸子,被眼泪淹没,悔不当初,泣不成声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对不起。

    看着哭得像个泪人的她,我的心又软得一塌糊涂。

  当时是我允许她替我去谈判的,她怎会敌得过那只老狐狸,我早该想到会有这番遭遇,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妻和生意伙伴偷情说是让利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d.aspx?2729.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d.aspx?5520.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d.aspx?3020.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d.aspx?4500.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d.aspx?7679.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d.aspx?3610.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d.aspx?3196.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d.aspx?62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