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 片 100,新手必看

秋夜,晚风萧瑟,柳沟村家家户户都栓门关灯准备睡觉了,村头的小诊所无比冷清。

  李耐坐在柜台后,一边蔫不啦叽地拨弄着碗里的方便面,一边呆呆地看着墙上残破的老旧挂钟。

  终于,时针缓缓指向了“9”。

  这一刻,李耐无神的双眼却忽然间亮了起来,他的动作很麻溜,飞快地收拾了碗筷,关门拉帘,然后拐到了里间。

  趴在炕上,李耐伸手,小心翼翼地从墙上抽了一块红砖出来,旋即便带着一抹猥琐笑容,将眼睛凑了上去。

  村里前些日子刚结婚的张桂芳、王铁柱夫妻俩,跟李耐家就一墙之隔。

  张桂芳是隔壁暖泉村出了名的美女,无论脸蛋还是身段都属于上品,一双明亮的美眸似乎总是含着两汪秋水,能把人魂给勾了去。

  不过她丈夫王铁柱可就不咋滴,不仅人长的磕碜,而且还是个一根筋的憨货,眼看二十九了还没娶着媳妇儿,这王铁柱他老爹一着急,干脆砸了几万块钱进去,于是好好的一朵鲜花,就这么插在了牛粪上。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李耐简直是痛心疾首,心里把王铁柱家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千百遍。

  但今早起床的时候,他却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墙壁上的这块红砖,因为泥浆粘性不咋滴,是能抽出来的,而墙壁后面正对着的,就是王铁柱家的大炕!刚结婚的小夫妻,那方面的欲望绝对旺盛到了极点,自己搞不到,总能过把眼瘾吧?眼巴巴地盼了一整天,李耐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果不其然,张桂芳正俏脸绯红地坐在炕上,旁边,王铁柱正猴急地脱着衣服!王铁柱这家伙平日里看上去憨傻,但脱起衣服来可一点不拖泥带水,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扒了个精光,然后直接抱住张桂芳亲了上去,另一只手还在她身上不断摸索着。

  张桂芳的胸特别大,看上去就沉甸甸的,再加上农村女人都没有戴罩子的习惯,王铁柱很轻易就单手扒开了她的衣襟,那一对直接蹦了出来。

  雪白滑腻,丰满柔软,在王铁柱粗糙大手的摸索下,不断变幻着各种引人遐想的旖旎形状。

  这一幕让趴在墙后偷窥的李耐猛地瞪大了眼睛,只感觉浑身的气血都在朝着小腹处集中。

  “桂芳,来,跌炮,跌炮!”王铁柱亢嗤亢嗤地喘着粗气,开始在张桂芳腰间摸索。

  “你猴急什么?”张桂芳脸色绯红地瞪了王铁柱一眼,眼神似乎有些不耐,但片刻之后还是轻轻叹了口气,旋即起身,褪下了灰色长裤,然后背对着前者趴在了炕上。

  雪白浑圆的臀瓣,修长的玉腿,以及那一抹诱人……李耐狠狠咽了一口吐沫,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然而这种美景李耐只欣赏了一秒不到,就被王铁柱这犊子挡住了。

  他火急火燎地站在地上,双手把着张桂芳的柳腰开始活动。

  “老公,快点!快点啊……”让李耐没想到的是,王铁柱看上去壮实,其实却是个银样镴枪头,动作了不到二十秒,他就低吼着一哆嗦,旋即喘着粗气瘫在了炕上。

  毛毛雨怎么能滋润得了干涸的土地?张桂芳俏脸上满是哀怨和失落之色,扭动着丰满,催促着王铁柱继续,然而一旁的王铁柱早就睡的跟死猪一样了,哪还有心思去管自己媳妇儿?“没用的东西!”张桂芳气哼哼地骂了一声,只得坐在炕边怔怔的出神。

  “还不如换我来,保准能让这骚娘们儿上天!”李耐遗憾地心想。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他的血液再次加速流动,几乎要胀到爆炸!没有得到满足的张桂芳,竟然躺在炕上,将双腿呈“M”型分了开来,正对着李耐,那个美丽的地方,李耐看的一清二楚。

  张桂芳纤细白腻的小手开始在自己身上抚摸游弋,片刻之后,右手的中指缓缓探向了……张桂芳眼神迷离,美妙地胴体如同水蛇般扭动着。

  她低声叫着,那呻吟声比之前和王铁柱办事时还要诱惑。

  真是个骚蹄子!看着隔壁张桂芳的媚态,李耐已经在脑海中幻想出了上百种跟她滚床单的姿势了,一时之间,更加难受。

  这种诱惑,饶是身经百战的男人来,也非得被张桂芳迷倒不可,遑论李耐这个初哥了。

  再也忍不住,李耐也把手探进了裤子里,然后随着张桂芳的节奏活动起来。

  许久之后,伴随着一声如同哭泣般的高亢呻吟,张桂芳雪白的身体忽然间弓了起来,还在微微抽搐着。

  她眼神迷离,红润的小嘴微张,似乎在回味那种攀上巅峰的感觉。

  许久之后,张桂芳才起身,随手扯了一张纸擦擦后,又看了眼睡成死猪的王铁柱,无奈地叹了口气,拽了灯绳,屋内顿时漆黑一片好戏结束,李耐意犹未(两性口述小说)尽地缩回了脑袋。

  一想到王铁柱白娶了个这么漂亮还骚浪的媳妇儿,却没法满足她,李耐就气的牙痒痒。

  但是,王铁柱也没个正经营生,整天在村子里面瞎晃荡,难不成要在他眼皮子地下挖他墙角?难!想到这里,李耐无奈地叹了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李耐就起了床,迅速把小诊所里收拾一遍之后,就在柜台后面坐了下来,一边嗑瓜子,一边等着顾客上门。

  李耐是这柳沟村里这么多年来唯一的大学生,本来学了医学专业的他,毕业之后完全能留在市里工作,但刚踏出校门就得到消息,老爹在路上出了车祸,人没了。

  李耐老爹当了一辈子赤脚医生,是典型的农村人,不过却憨厚、实诚的过了头,他大半辈子的财产,就只有这间帮村里人看病,顺便卖点百货的小诊所了。

  李耐安葬了老父,又拿到一笔赔偿款,小诊所的生意也还凑活,这样的日子说舒服也舒服,但说无聊,也是真无聊。

  半个月下来,李耐已经有些腻味了。

  天色逐渐大亮,小诊所的顾客也多了起来,不过全是买东西的人,有不少下地劳作的村民都会进来买香烟、火腿和矿泉水之类的东西。

  李耐正忙活着,无意中向门外一瞥,却看见了两道熟悉的身影,是张桂芳和她男人王铁柱!两人站在路边,王铁柱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副要远行的模样,张桂芳则眼圈泛红,轻轻拽着王铁柱的胳膊,在说些什么。

  “耐子,烟给我啊,你瞅啥呢?”直到耳边响起了顾客的声音,李耐才回过神来,把烟递给了他,旋即对着门外扬了扬下巴。

  “铁柱干啥呢?”“你还不知道?村里老高家儿子在外面找到个工地,还缺不少人,前两天正嚷嚷着让大家去呢,王铁柱那二傻子也报了名。

  ”顾客笑着道。

  “很远吗?什么时候走?”李耐挑了挑眉头。

  “嗯,据说是在那劳什子江北省?反正远得很,坐火车都得两三天。

  ”顾客把钱付了,旋即摆了摆手:“待会儿就走,我也去,不跟你扯淡了。

  ”说着,就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李耐还在回味着顾客说的话时,门口挂着的铃铛再次响了起来,李耐一个激灵回过了神来,急忙抬头看向来人:“你好,要点什……”话说一半,他却呆住了,因为进门的顾客不是别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美人儿,隔壁的张桂芳!张桂芳上半身套着一件宽松的白短袖,领口处的扣子没有扣上,能隐约看到一抹雪白的幽深沟壑,下半身则穿一条黑色的紧身打底裤。

  因为经常要帮忙干农活之类的,所以农村女人是很少穿裙子的,这种方便有弹力的打底裤是她们的最爱。

  打底裤强大的塑型效果,将张桂芳笔直修长的腿型完美勾勒了出来,小腹下方那块三角区异常明显,看上去鼓鼓的,中间似乎还有微微的凹陷,看的李耐心头一阵火热,视线都移不动了。

  张桂芳原本打算称点鸡蛋回去做蛋炒饭的,却察觉到了李耐直勾勾、火辣辣的眼神,俏脸顿时飞上了两朵红霞。

  “眼睛规矩点!”李耐一激灵,急忙收回了目光,嘿嘿干笑两声:“这不是觉得嫂子穿的好看么,就多看两眼!”“好看么?你个小屁孩,哪知道什么是好看!”张桂芳娇嗔地白了李耐一眼,心里却甜滋滋的。

  她本是隔壁村的村花,但自打嫁过来之后就再也没人夸过她美了,王铁柱又脑子一根筋,有时候连话都说不明白,哪会说这些甜言蜜语哄人?“小屁孩?”李耐嘿嘿一笑,眼珠转了转,意有所指道:“桂芳嫂子,你也就比我大四五岁而已,怎么能说我是小屁孩呢?再说了,你都没见过就说我小,这是赤裸裸的诽谤!”张桂芳俏脸更红,没想到李耐竟然敢跟自己开这种玩笑,当下也是心神荡漾,哼了一声:“眼见为实,不亲眼看到,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跟嫂子吹牛呢?”李耐一听就有些不乐意了,直接绕出柜台,然后拿手指戳了戳自己那话儿:“眼见为实,手摸出来的更真,嫂子,你摸摸不就知道了?敢摸么?”张桂芳瞟了一眼,却突然发现,李耐裆间看起来竟然真的鼓鼓胀胀,即便隔着裤子,也比自家王铁柱的要更雄伟。

  真有这么大吗?张桂芳心底一阵火热,嗔骂一声:“嫂子啥没见过,有什么不敢的?”说着,竟然真的上前两步,伸手向李耐那里探去,然后一把握住……李耐是个血气方刚的雏儿,资本也的确雄厚,再被张桂芳柔弱无骨的小手握住,顿时间血脉偾张,变得更加滚烫和坚硬。

  “妈呀!”张桂芳吓了一跳,手上传来的恐怖触感让她一时间竟然有些呆了,不可置信地瞪着李耐:“耐子,你属驴的不成,这么大的家伙……咋长的啊?干那事的时候还不得要人命?”比起王铁柱那中看不中用的家伙来,李耐的资本实在太雄厚了,光是握着,张桂芳就感觉浑身燥热,下面也传来了阵阵闷热之感。

  “嘿嘿,会不会要人命我不知道……要不,嫂子,咱俩试试?”李耐更兴奋了,故意用力挺了挺腰身,笑道。

  “不试,不试,光天化日的,万一被人瞅见,你嫂子我还不得被骂死?”听了李耐的话,张桂芳急忙触电似地缩回了手掌,俏脸通红,连连摇头。

  “哦?光天化日不行,那偷偷摸摸呢?”李耐挑了挑眉头,满脸坏笑。

  “你小子别贫了,赶紧帮我称两斤鸡蛋。

  ”张桂芳脸色有些慌乱,说了一声后就背过了身子,但心脏却怦怦直跳。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以后时间多的是,也不急在这一时,李耐耸了耸肩膀,带着张桂芳走到了角落。

  “桂芳嫂子,这两筐鸡蛋随你挑,拣好的拿,别跟我客气!”李耐随手扯了个塑料袋递给张桂芳。

  张桂芳点点头,接过塑料袋,便弯腰开始拣起了鸡蛋。

  她屁股翘的老高,从李耐的角度看去,包裹在打底裤中的臀瓣丰满圆润,看上去弹性极好,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摸索。

  因为打底裤较薄的缘故,所以张桂芳的内裤边缘都勒了出来,看得很清楚,甚至隐约能看到一抹性感的紫色……李耐看呆了,咽了口吐沫,忍不住暗想,如果能抱着这大屁股从后面……那该有多爽?这张桂芳,简直就是人间尤物!浪费,王铁柱那犊子是真的浪费!李耐忍不住在心底骂道。

  张桂芳抓起最后一个鸡蛋,一边往袋子里放,一边准备起身让李耐称斤,可她哪会想到,李耐此时正站在后面欣赏她的丰满翘臀?脚下一动,张桂芳那丰满的屁股就直接顶在了李耐的小腹处,而因为胡思乱想的缘故,李耐早就抬起了头来。

  好巧不巧的,李耐正好被张桂芳的腿根夹住了……柔软而有弹性,带着温热,在触碰到的瞬间,一股触电般的快感便从下身传来,李耐抽一口冷气,暗道好爽。

  张桂芳愣了两秒,这才扭头看去,正好同李耐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霎时间,她心里五味杂陈,下意识便想挪开身子,却一个没站稳,脚底滑了一下。

  李耐吓了一跳,急忙想伸手去拉,但已经迟了,张桂芳摔倒在了地上,手里的一袋鸡蛋也全都打碎了。

  “嫂,你没事吧?”李耐见状,急忙伸手去扶张桂芳,有些焦急地问道。

  张桂芳脸色痛苦,手按着后腰哼哼唧唧,李耐一看就知道,这是把腰给闪了。

  “嫂子,是不是后腰疼?”李耐歉意地问道。

  张桂芳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这是腰闪了,嫂子你先在椅子上坐会,我去拿点药酒,然后给你按摩一下!”李耐说着,慢慢把张桂芳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让她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李耐转身去忙了,张桂芳怔怔地盯着他的背影,出现了片刻失神。

  他是附近几个村子这么多年来唯一的大学生,去过大城市,肚里有墨水,人长得也还不赖,还会关心人,比起那憨货王铁柱来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最主要的是,这小子的资本有些大的吓人,如果进去的话,一定能舒服到升天吧……想着想着,张桂芳发现自己小腹处竟然升起一阵温热之感,急忙收敛了思绪,在心底狠狠骂了自己一句:想啥呢,你可是有夫之妇!李耐自然不知道张桂芳在想什么,从身后柜台里拿了瓶专治跌打损伤的药酒,又找了几根棉签后,便走过来,柔声道:“嫂子,来里间床上,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听到“床上”、“按摩”等字眼,张桂芳顿时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摇了摇头:“不,不用了……扭了腰而已,歇歇就好了。

  ”“那可不行!”李耐却一板脸,语气严肃道:“腰伤如果不好好恢复的话,很有可能会留下后遗症,到时候连力气都使不上,我是医学生,再清楚不过……嫂子你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落下腰伤哪能行?”“啊?”张桂芳吓了一跳,花容失色:“真的?”“自然是真的,我骗你干嘛!”李耐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咱家在几百年前,那可是专给皇上看病的宫廷御医,就算到了我爹这代没落了,只能当赤脚医生,但祖传的手艺也没落下。

  ”“而且我在大学,也学了一些西医的按摩手法,我的按摩中西结合,管用着哩!”在大学学过按摩这是真的,但祖传宫廷御医这些,全都是李耐信口胡诌的,没想到却唬的张桂芳一愣一愣。

  张桂芳还是有些迟疑:“男女授受不亲,嫂子一个有夫之妇,让你给按摩,万一被人撞见,再传出去就糟了……”“这有啥?”李耐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要我说啊,咱们农村就是太封建了,人家城市里的医院,还有专门给女人接生的男大夫呢,那看的都是那个地方!”说着,李耐故意往张桂芳小腹下的神秘三角区域瞄了一眼。

  

而且我故意装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就是想把这几个家伙吓住。

  不是我怕他们几个,想当年年少气盛的时候,学人家拜师学艺,好歹也学了几招。

  要是真的打起来,就他们几个还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

  只不过和王婷婷还约好了要吃饭,所以我也不想惹更多麻烦耽误时间,如果能和平解决的话是最好不过了。

  此时那黄天几个小混混也反应过来,惊疑的看着我,可能是真被我唬住了,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那黄天本来就生气,在加上刚刚被我唬住了,可能觉得面子上过不去,盯着我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吼道:“你又算什么东西,哪儿来的?告诉你啊,别多管闲事儿。

  ”这黄天看起来瘦不拉几的弱不禁风,没想到这脾气还挺冲。

  不过我还真不怕,你冲,我比你更冲!我眉头一挑,狞笑一声,脸色狠狠说到:“小兔崽子,懂不懂尊敬长辈,老子都能当你爸爸了。

  ”听到我的话,那黄天等人还没出声,我身旁却是传出一声嗤笑声。

  转头一看,居然是那小姑娘小芸,此时正好笑的看着黄天,眼里还带着一丝挑衅。

  这下那黄天哪还忍得了,当即是怒吼道:“我操你大爷的!老东西,找死吧你!”黄天一边吼着,一边就挥着拳头冲了过来,他身后的几个帮手一看,也是同时嚎叫着冲了过来。

  我无奈的一笑,回头撇了一眼那小姑娘,还真是个猪队友啊,一句话没说就把人惹毛了。

  不过看到我看过来,那小姑娘居然还无辜的摊了摊手,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摇摇头,看着冲过来的黄天等人,我的眼神也是冰冷下来。

  我不是一个主动惹事儿的人,但是也从来不会怕事儿,如果确定了麻烦,那我会毫不犹豫的去解决掉麻烦。

  说时迟那时快,黄天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狠狠的一拳朝我的面门打了过来,那模样别提多凶狠了。

  不过我却不屑的撇了撇嘴,外行就是外行,出手的时候破绽百出,在练家子看来,这种攻击是最不实用的,看起来声势浩大,其实毫无作用,轻易就能躲避。

  我身子微微往旁边一侧,那黄天的拳头就从我的旁边擦过,我顺势抓住他的手臂,用力往后一扯。

  黄天用力一拳被我躲开,本来就已经失去了重心,又被我一扯,整个人从我身边擦过,向前扑去,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唉哟!”一声哀嚎从黄天嘴里发出,果然是弱不禁风。

  黄天的同伙一看,都是一顿,随即更加愤怒的朝我冲了过来。

  首当其冲的一个家伙速度还挺快,眨眼就到了我面前,眼看拳头已经到了,我心里一横。

  那就狠一点儿,吓吓这帮小崽子。

  我索性直接不躲了,屏气发力,直接硬生生挨了他一拳。

  这小子一拳打在我的左肩膀上,别说,年轻就是好,力道还挺大,我都感觉有些使不上劲了。

  心里暗自叫苦,我脸上却装作若无其事。

  那小子见我一点事儿没有也是愣了下来,我趁机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在那小子的脸上。

  “啊!”一声惨叫,那小子痛苦的捂着脸倒了下去。

  那一巴掌我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可得有他受的了。

  这小子一倒地,后面冲上来的那几个家伙顿时愣了,直接停了下来,惊疑不定的看着我。

  分分钟被我放倒两个,而且我看起来还一点事儿没有,这下那几个小崽子也慌了,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先上来了。

  我嘿嘿一笑,小孩儿还是小孩儿,这就被我唬住了。

  “怎么样?还打吗?”我看着剩下的几个人笑道。

  看着我笑吟吟的样子,那几人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居然直接丢下那黄天和挨我巴掌的家伙跑了。

  我直接一愣,忍不住笑了笑,还真是果断,而黄天见到自己小弟丢下自己跑了,也是忍不住吼道:“卧槽!你们几个给老子回来!”不过那几人哪里还管他,头也不回的消失了。

  “小子,现在知道尊敬长辈了吗?”摆平了几个家伙,我走到那黄天面前,一脸的笑意。

  “呵呵,知知道了大大哥,我错了饶了我吧”黄天看着我猛的一哆嗦,连连求饶,没了小弟撑腰,他一个人连屁都不是。

  “饶了你可以,道歉吧。

  ”我懒洋洋的说到。

  “对不起大哥对不起。

  ”那黄天如释重负,马上点头哈腰的道歉。

  “不是我,是给她,蠢货!”我喝了一句,指着身后的小姑娘,小芸黄天一顿点头哈腰,给那小姑娘道了歉。

  虽然对于黄天的道歉,那叫小芸的姑娘理都没理,不过我还是让他走了。

  毕竟还是(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学生,教训一下就行了,没有必要太过分了。

  等到那黄天走后,那叫小芸的姑娘才好奇的看向我。

  “谢谢你大叔。

  ”虽然对于她这声大叔不是很满意,但是我也没明着说什么。

  “行了,没事儿就好,走了。

  ”本来还想和她聊一会儿的,不过我心里惦记着和王婷婷的饭局,也没有这个心情了。

  说完我看了看表,已经六点多了,估计王婷婷也已经到了吧,于是我转身就跑了,第一次和王婷婷吃饭呢,可不能迟到啊。

  那姑娘见我说走就真的走了也有些意外,连喊都喊不住我。

  不过我现在可没心情管她,大步流星赶路,几分钟后,我就出现在约定好的饭店外了。

  进入饭店,还好王婷婷还没有到,我才没有迟到的尴尬。

  找了个位置坐下,等了一会儿后,王婷婷还是没有到,我正准备发微信给她的时候,她的微信倒是先发了过来。

  “李师傅,不好意思,我今天可能来不了了。

  ”卧槽!一看到这信息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特么的不是耍我嘛!虽然心里很是不爽,不过我还是没有说什么不好的话,依照王婷婷的性格,应该是出了什么事儿耽误了,不然不会这样放我鸽子。

  但是王婷婷就发了一条微信后,又是音讯全无,我发了好几条微信都没有回复我。

  看着对话框我有些失望,不过心里却有些担心起她来,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等了很久还是没有等到王婷婷的回复,看来是真的不会来了,我看着一桌子的菜也没什么胃口,草草吃了一点儿后,就全部打包带回去了。

  回到家后依然没有等到王婷婷的回复,我也不报希望了,早早就睡了。

  第二天我照常去新房干活儿,而王婷婷又和之前一样,如同消失了一样,微信也不回复,人也没有来过。

  王婷婷的消失让我忧心忡忡,干起活儿来也是毫无动力,也不知道她到底遇到什么事儿了,这样一想我就非常烦躁。

  突然,新房的大门被人打开了,我一惊,随后心里一喜,这个时间能来的,难道是王婷婷过来了?我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儿,从房间里出来,果然,王婷婷正从大门外走进来。

  “婷婷!”我高兴极了。

  “李师傅。

  ”王婷婷也是微微一笑。

  “你这几天去哪儿了,我好想你。

  ”我上前拉住王婷婷的手说到。

  王婷婷脸色一红,没有回答,我也没有在意,不过我能看出来,她的情绪并不高。

  看来她说的那件事儿,对她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我看着王婷婷原本精致的脸蛋变得憔悴,突然有些心疼。

  “婷婷,没事的,都会好的。

  ”我一把将王婷婷搂进怀里安慰着她。

  王婷婷没有反抗,任由我抱着她,过了一会儿居然直接在我的怀里小声的抽泣起来。

  我顿时慌了,我是最怕女人哭的了,一哭我就头大。

  “好了好了,婷婷,别哭了别哭了。

  ”我轻轻拍着她的脑袋安慰她,心里是暗暗叫苦。

  不过有时候心里有憋屈,大哭一场发泄一下,倒还比较好,所以我任由王婷婷埋在怀里,眼泪很快打湿了我的上衣。

  大哭一场后,王婷婷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直起身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

  我知道她的尴尬,所以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只是安静的陪着她。

  “李师傅,让你见笑了。

  ”王婷婷擦掉了眼泪说到。

  “没事儿,唉,你别叫我李师傅了,听着怪别扭的,以后就叫我老胡吧。

  ”我笑道。

  “好吧,老胡。

  ”王婷婷笑了笑点点头。

  随后王婷婷犹豫了一会儿后,又开口说道:“唉,你不知道,马亮那个混蛋,昨天居然又偷偷出去乱搞,真是气死我了。

  ”“我怎么这么命苦,当初怎么就嫁给他这个禽兽了!“你怎么知道?你看见了?”我不由自主问到。

  王婷婷苦笑着点了点头,我恍然,原来是这样。

  我总算知道她昨天为什么放我鸽子了,原来是看到了奸夫淫妇,怪不得临时不来了。

  不过看她现在这个样子的表现,昨晚怕是没有当场捉奸成功吧。

  果然,王婷婷恨恨的说到:“昨天晚上我犹豫了,但是我现在真的是好后悔,好后悔昨天晚上没有揭穿马亮这个禽兽!”可惜,我低叹一声,居然没有搞死这个混蛋,不过现在既然王婷婷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情,那以后肯定还有机会的。

  “没事儿婷婷,既然你知道了这件事儿,以后你就掌握了主动了,想要收拾马亮这个混蛋还不简单吗。

  ”“这个混蛋,居然这样对我,真是气死我了。

  ”王婷婷点点头,不过还是狠狠的将马亮骂了一遍。

  我心里暗自高兴,王婷婷越恨马亮,那我的机会就越多,等到捉奸成功的时候,就是我上位的时候啦,哈哈。

  不过表面上我还是配合着王婷婷,装出一副恨之入骨的模样,将马亮狠狠的问候了一遍。

  女人吐槽什么事的时候,男人根本不需要脑子,跟着吐槽就对了,更何况马亮还是我的对手,我自然是不遗余力的。

  这样没过多久,王婷婷的心情好像就好了很多,连起色都好了一些。

  “谢谢你老胡,还好有你在,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找谁诉说。

  ”王婷婷看着我,眼里还带着一丝感激和庆幸。

  “说什么呢婷婷,放心吧,不管发生什么事儿,我都一定会站在你身边的。

  ”我笑了笑,现在这个时候,表明我的立场是非常重要的。

  我的话说得这么明显,王婷婷的脸一下就变得通红起来,犹豫了一下,随后身体一倾,一口亲在我脸上。

  “老胡,等到这事儿过去了以后,我就好好报答你”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1556.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363.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6586.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7624.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4827.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5553.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3590.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62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