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恵 けい,新手必看

李春娥冷哼一声转过身去,说道:“赵大猛!你肚子里那点花花肠子,还当老娘不知道?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赵刚二十多岁的大伙子都死在那个女人的肚皮上了,你要真敢去找那个黑寡妇偷腥,我李春娥立马就改嫁!”说着,李春娥的声音还带上了哭腔。

  赵大猛一看自己婆娘都生气了,顿时也顾不得疼了,连忙安慰道:“春娥,你说啥呢?我就是有九条命也不敢去招惹那个黑寡妇啊!我这不是刚从镇子上回来吗?明天上面就要派一个新书记下来了,我琢磨着应该给人家腾个安身地方!”李春娥脸色一缓,说道:“那这和傻狗蛋有什么关系?”赵大猛小眼睛一眯,变得猥琐无比,说道:“咱山头村也就这屁眼大的地方,家家户户都有人住,到哪里去找空房子?我寻思着,刘老汉死之前,不是留下了一套空房子吗?”村头刘老汉虽然是一个鳏寡老人,但住的房子却并不差。

  平日里给村里人看病,再加上自己务农,也积攒了不少的积蓄,盖了一栋土砖房。

  可是在刘老汉死之前,这栋房子是被刘老汉留给了赵狗蛋的。

  而且当时村长陈富贵和很多村里的老人都在场,虽然是刘老汉的口头遗言,但这个消息村里人都知道。

  然而村长陈富贵却以赵狗蛋是傻子的缘由,将这栋房子暂时扣押了下来。

  所以导致这栋还不错的土砖房至今都没人搬进去住。

  李春娥一下子想到了自己丈夫打的主意,说道:“可是这房子是刘老汉留给傻狗蛋的,这么让人搬进去,也得问问狗蛋同不同意吧?”赵大猛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他一个蠢狗子,我跟他说啥?”一听赵大猛满脸不屑的样子,赵狗蛋作势又要去捡地上的大石头。

  李春娥赶忙上前两步拉住赵狗蛋,然后对赵大猛说道:“狗蛋是傻,可这事好歹也得和他那个表嫂说一下吧?你也别说了,吃了饭我就和傻狗蛋去一趟田瑶家!”最后在李春娥的强压之下,赵大猛硬是和赵狗蛋坐在一起吃了顿饭。

  吃完饭之后,赵大猛在家修理大门,李春娥便和赵狗蛋出门往村头田瑶家走去。

  在路上的时候,赵狗蛋一想到赵大猛对自己的态度,心里便一阵不爽,于是又开始吃起了李春娥的豆腐。

  赵狗蛋眼见四下无人,便伸出双手,从李春娥身后将女人抱住。

  粗糙的手掌一下子伸进李春娥的衬衫里。

  “哎哟!傻狗蛋你干什么?不……不可以在这里!”“春娥婶,好玩!”说着,赵狗蛋的双手伸进了李春娥的衬衣里。

  李春娥俏脸一下变得通红,媚眼如丝,身子一软,便倒在了男人的怀里。

  “傻狗蛋,别在这里……哦!婶子给你……别在这里弄,会被人看见的!”李春娥喘着粗气,一只手握着赵狗蛋的大手,欲拒还迎的说道。

  其实从早上在茅房的时候,李春娥早就想和赵狗蛋好好弄一会儿了。

  孙德才那把她的渴望挑起来了,却在关键时候掉了链子,还被赵狗蛋撞破了。

  赵狗蛋知道怀里的女人也有了想法,顿时一把将李春娥拦腰抱了起来,转身往路旁边的玉米地钻了进去。

  他今天一定要把这个女人办了不可!赵狗蛋哼哧着说道:“春娥婶,躲猫子,躲猫子,他们,找不到。

  ”李春娥早就被赵狗蛋撩拨的心里难耐了,下身也是有了反应,满脸的娇红,任由赵狗蛋将自己抱着往玉米地钻去。

  到了玉米地里,赵狗蛋找了个宽敞的地方,直接铺平了一大片玉米杆子,然后将女人放在了玉米杆子上。

  “春娥婶!”赵狗蛋便往李春娥的身上压了过去。

  李春娥一把抱住男人厚实的肩膀,主动送上自己的香吻。

  赵狗蛋本来还想再装一下,毕竟现在自己是个傻子,应该不懂怎么和女人接吻的才对。

  可是转头一想,都这时候了,谁还会去在乎那么多?赵狗蛋傻笑一声,也将脸凑了过去,和女人吧唧吧唧的吻在了一起。

  两人吻了半天,李春娥早就主动脱去了自己的衣服。

  李春娥抓着赵狗蛋的手,笑着问道:“傻狗蛋,你不是一直想要吗?来,婶子这回让你好好尝尝!”赵狗蛋犹疑了半响,故作痴傻的说道:“嘿嘿……尝尝就尝尝!”说完,赵狗蛋头一低。

  “咯咯咯!那傻狗蛋喜欢吗?”“喜欢!狗蛋喜欢!”“喜欢婶子以后天天给你好不好?”赵狗蛋连连点头,俯跪在李春娥身前,满脸陶醉。

  李春娥本就是过来人,现在这里四下无人,胆子也放开了。

  只见李春娥一只手扯下男人的大裤衩子,李春娥双腿更是忍不住的夹了夹。

  “傻狗蛋本钱这么足,自己承受的了吗?”李春娥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鼓。

  她虽然已经三十八岁了,但还真是头一回这样,心里还真有点恐惧和期待,就像是新婚媳妇刚洞房时一样。

  赵狗蛋心知时候差不多了,便抬起了身子,皱着眉说道:“婶子,狗蛋难受,这里好痛!”李春娥媚笑一声,故意看着傻子,说道:“哪里痛?是这里吗?傻狗蛋,婶子和你玩个游戏好不好?”“玩游戏?可是……可是狗蛋难受?”赵狗蛋苦着脸说道。

  “傻狗蛋,只要你和婶子玩这个游戏就不难受了!”“真的吗?什么游戏?玩游戏!(大炕上性经历)狗蛋,玩游戏!”李春娥扭了扭身子,一把脱掉了自己裤子,赵狗蛋顿时瞪圆了眼睛,目光死死的落在了李春娥的身下。

  这个女人竟然没穿内裤?!李春娥边示意边说道:“傻狗蛋,你放到婶子这,就不会难受了!”面前的李春娥,已经算是坦诚相待了!赵狗蛋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

  虽然之前没少偷看田瑶嫂子和村里那些大闺女俏媳妇洗澡,可那毕竟隔着老远的距离,哪有现在这么真实真切?赵狗蛋喘着气,只感觉鼻孔里有腥味了,一抹才知道自己竟然流鼻血了!他觉得自己守了十八年的童子身,终于要破了……一想到这,赵狗蛋感觉到自己小腹处突然涌现出一股强大的暖流,就像烧了一团火炉。

  李春娥对傻狗蛋的反应很是开心,虽然平日里都有刻意的保养,但是她也没想到自己如此年纪的身子,对这个年轻傻子还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不过现在她可真是忍不住了。

  这对李春娥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春药了!李春娥皱着眉,娇喘一声说道:“傻狗蛋,别看了,你快点来吧,婶子好好教你玩游戏!”赵狗蛋一个劲的点头。

  然而很快赵狗蛋就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始,急得满头大汗。

  赵狗蛋哭丧着脸,说道:“这游戏,不好玩,不好玩!”李春娥一把搂住男人的腰肢,说道:“傻狗蛋别急嘛,你别动,婶子教你!”果然,在李春娥的引导下,赵狗蛋感觉自己慢慢正确了。

  然而就在赵狗蛋正要开始的时候,李春娥突然轻推了一下他的肚子。

  “傻狗蛋,婶子好久都没……没那个了,你……你太吓人了,可别婶子明天……明天可就下不了床了!”李春娥此刻皱着眉头又羞又急的脸,分明像个刚和丈夫洞房的小媳妇一样,哪里还有半点熟妇模样。

  赵狗蛋心说你都和孙德才那野男人勾搭到家里去了,还说很久没有,真当我是傻子呢?不过赵狗蛋也知道自己确实比普通男人有料太多了,所以也没打算用强。

  赵狗蛋点了点头,傻笑着说道:“婶子动,婶子教狗蛋,玩游戏!”“你个小冤家,婶子怕是要被你折磨死了哦!”李春娥说着,一把将赵狗蛋推到在玉米地上,自己爬了起来。

  三十八岁的李春娥,身材却是一点都没下垂的样子。

  “哦!傻狗蛋,别乱动!”说着,李春娥抬起屁股就要坐下去。

  咔嚓!一阵玉米杆子断裂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

  李春娥和赵狗蛋两人同时穿过脸,顿时间两人都怔在了原地。

  “雪梅妹子!”“雪梅嫂,嘿嘿……”张雪梅脸色又红又烫,捂着脸说道:“你……你们!傻狗蛋,春娥姐,你……你们怎么能……哎呀!”说着,张雪梅便转身往玉米地跑了出去。

  张雪梅原本是看赵狗蛋去了李春娥家一直没回来,就想回来找一下,路过玉米地的时候突然尿急,想找个地方解手,没想到竟然撞到了回来的赵狗蛋和李春娥在干这种事!一想到昨天李春娥看赵狗蛋的目光,张雪梅心里就明白了。

  一定是李春娥这个婆娘勾搭的狗蛋!“呸!凑不要脸的女人,自家有老公还到处勾搭男人!狗蛋……狗蛋明明是我先看上的……”张雪梅心里恨恨的想着,站在路上不走了。

  要是就这么走了,说不定李春娥那婆娘还要和傻狗蛋干那事呢!不过一会之后,李春娥和赵狗蛋便先后走了出来。

  李春娥此时脸上还残留着一丝红晕,虽然最后没能成事,但是她的渴望早已被赵狗蛋撩拨起来了。

  此刻走出来,看到张雪梅果然还在,便喘着粗气说道:“雪梅妹子,刚才的事情……你可得帮姐姐保密,不然的话……不然的话……”说着,李春娥的声音竟然带上了哭腔。

  张雪梅一听立马急了,她本来就没打算说出去,毕竟这对赵狗蛋也没好处,她现在可看不得赵狗蛋受欺负。

  张雪梅连忙拉住李春娥的手,说道:“春娥姐,我不会乱说的……再说,昨天我和狗蛋的事情,你不也看见了嘛……”

罢了罢了,不说出去,谁会知道呢?就做这一次,以后绝对不这样了!张桂芳内心挣扎了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再挣扎,双臂紧紧环住了李耐的脖颈。

  察觉到了张桂芳的动静,李耐大喜过望,直接将张桂芳抱起放倒在了炕上,颤抖着双手就朝她伸去。

  “咚咚咚!”就在李耐快要碰到那里时,敲门声却忽然响起,纠缠着的两人被吓了一大跳。

  “有人在么?”门外传来一道年轻女声,有人来了!这下子,不仅张桂芳慌了,李耐的心也揪了起来,因为这声音听着怪熟悉的,该不会是……“耐子,怎么办?”张桂芳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别慌,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你先藏起来,我装病!”李耐迅速说了一句,便将床上卷起来的被子摊开,张桂芳也顾不得其他了,急忙缩着身子钻了进去。

  敲门声愈发急切,李耐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后,跳下炕开了门。

  看清楚门外站着的人,李耐顿时愣了愣,不是别人,正是他一直以来的梦中情人,柳沟村的村花,杨小雪!杨小雪年纪跟李耐一样大,俩人的渊源也颇深,从村里小学到镇里的高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学。

  杨小雪生的格外水灵,就算在村里长大,皮肤也白的发光,一点都没有农村女人皮肤黑的通病,而且跟城市里那些所谓的美女比起来,杨小雪的漂亮脸蛋是纯天然的,没掺一点假,因为长期干农活的缘故,身材也极为火辣。

  因此在柳沟村,杨小雪是公认的村花,也是无数年轻小伙的暗恋对象,李耐自然也一样。

  高中毕业后,杨小雪没有考上大学,只能留下来帮家里种地,两人也就四年没有见面,这期间李耐也找人打听过她的消息,据说家里一直安排着相亲,可杨小雪压根没那心思,也就没成。

  李耐回村之后,就一直想着去找杨小雪联络联络感情,但一直都没行动,没想到今天,她竟然亲自上门了。

  “小雪,你……你咋来了?”李耐咽了口吐沫,有些紧张地看着眼前的年轻女孩。

  四年没见,杨小雪还是那么漂亮,一点都没有农村女人的土气,反倒更像是狗尾巴花丛中的一朵娇艳玫瑰。

  杨小雪性格一向冷傲,淡淡瞥了李耐一眼道:“要去翻地了,来买瓶水带着。

  ”“行,先进屋,我给你拿水。

  ”李耐哪敢怠慢自己的女神,急忙将她迎进了屋。

  放在平时,李耐是很乐意跟女神聊聊天,多交流交流感情的,但现在炕上还藏着一个张桂芳,万一被发现,那不就完犊子了?!所以他一心盼着,杨小雪能快点离开。

  “咚!”就在李耐忐忑之时,一道闷响却忽然从里屋传来,他当场就脸色一变。

  张桂芳这个姑奶奶干啥呢?这是怕自己不会被发现吗?果然,杨小雪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了过去,她黛眉微皱,一边向里屋走去,一边问道:“李耐,小萱回家了?”小萱是李耐老父亲收养来的养女,李耐的妹妹,在镇里上高三,和杨小雪的关系很不错。

  “没,没有!”李耐吓了一跳,急忙把手上的水撂在一旁,撒丫子抢在她之前堵住了里屋的门。

  “你这是干啥?”杨小雪有些看不懂了。

  “没,没干啥,起床还没收拾铺盖,乱的很。

  ”李耐挠了挠脑袋。

  “哦……”杨小雪微微颔首,美眸中掠过一抹异样的神色,语气有些意味深长。

  “小雪,你不是还要去地里么?趁着现在还凉快,早点去,待会就晒了。

  ”李耐打了个哈哈,看似好意地出声提醒道。

  “行,那我走了。

  ”杨小雪倒也干脆,把钱一给,拿起柜台上的水便出了门。

  眼瞅着小雪离开,李耐这才松了一口气,悬在嗓子眼的心彻底放了下来,还好没被这妮子发现什么,旋即想起了被窝里藏着的美人,心底又是一阵火热。

  转身回了里屋,李耐急不可耐地一把掀开了被子,张桂芳脸色绯红,微微喘息着,正一脸哀怨地看着他。

  “嫂子,没憋坏吧?”张桂芳摇了摇头。

  她的罩子之前就被李耐推了上去,这一摇头,上身也在跟着晃动,李耐看直了眼,隐隐又有了抬头的趋势。

  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李耐直接扑上去将张桂芳压在了身下,张桂芳嘤咛一声,也紧紧抱住了李耐的脖子。

  背着王铁柱和李耐干这事,她虽然心有愧疚,但这种刺激感和李耐结实身体带来的期待感,却将那一丝愧疚彻底压了下去。

  张桂芳现在只想让李耐要她,狠狠地要她的一切……屋里的两人正在炕上激情,却不知,杨小雪并没有真的离开。

  杨小雪心思聪慧,之前虽然没有挑明了说,但却早就看出了李耐的支支吾吾,必然是隐瞒了什么事情。

  偏偏她又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主,出门之后,心里就像有只小猫在挠一样,想了想后还是折了回来,想要一探究竟。

  刚走到小诊所门口,一阵隐隐约约的哼唧声就从里面飘了出来,让杨小雪一愣。

  这声音不像是李耐的,倒像个女人,难道之前李耐不让进里屋,是因为藏了女人?想着一男一女两个在炕上,还有这种声音……饶是杨小雪未经人事,也猜出了点什么,一张俏脸顿时臊得通红。

  “呸,这个李耐真不要脸!”杨小雪在心底唾骂一声,本想着立即转身离开的,但那哼哼唧唧的声音却仿佛有种莫名的魔力,让她怎么都移不动道。

  “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在干啥!”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杨小雪轻手轻脚掀起门帘,踮脚朝里面看去。

  小诊所的门是木门,上面有块玻璃,透过玻璃能看清楚里面。

  送走杨小雪后,李耐火急火燎的,忘记带上里屋的门(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了,因此杨小雪竟然真的能隐约瞟见里屋的情形。

  只是瞅了一眼而已,杨小雪的心跳顿时就剧烈了起来,只感觉面颊发烫、身子发软,小腹处也升起了一丝异样之感。

  屋子里,张桂芳的黑色打底裤已经被褪到了膝盖处,而李耐,则是撅着屁股半跪在炕沿,从杨小雪的角度看去,李耐整个人都贴在张桂芳身上,姿势极度诱惑。

  此时的李耐,正在享受着呢,哪能注意到有人在门外偷窥?张桂芳美眸微闭,小嘴微张,喷香的娇躯在李耐的动作下轻轻颤抖着,时不时会发出一两声压抑的哼叫。

  趴在门上偷看的杨小雪将这一切都尽收眼中,只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有一波接一波的怪异感觉席卷全身。

  小腹处越来越火热,烧的自己口干舌燥,杨小雪越看越入神,忍不住夹紧了双腿。

  看桂芳嫂子的表情,似乎这么做很舒服?怪不得村子那些婶子平时都喜欢开这种玩笑呢!看着看着,杨小雪的手便情不自禁往自己那两处探去,她只感觉体内似乎有千万只小蚂蚁在噬咬,只有揉揉才能缓和。

  然而她这一动之下,手肘却不小心顶在了木门上,顿时“登”的一声响。

  这响声让屋内屋外的三人皆是一个激灵,本来屋内的两人刚准备进行下一步,却被这道声音吓了一大跳,张桂芳顿时花容失色,急忙推开了李耐,手忙脚乱地去提裤子。

  “谁?”李耐心里窝火到了极点,好事接二连三被人打断,他现在都有砍人的冲动了。

  怀着一腔火气冲出小诊所,却没有什么人,李耐往路上扫了两眼,正好瞟到一道窈窕身影急匆匆地消失在了墙角。

  难道是她?这背影太熟悉了……李耐愣了愣,片刻之后,嘴角缓缓勾了起来。

  

老陈自然是故意这么说的,不过他这样说也是为了让王秀莲不再尴尬。

  果然,老陈这话一说出来,王秀莲面色一喜,连忙邀请老陈上去。

  刚进入天龙集团的大门,周边的几个保安和服务员连忙行礼,道了一声‘王董好’。

  王董自然是称呼王秀莲的,老陈见到这种架势,悻然笑了笑,看来王秀莲在天龙集团还是很有地位的。

  不过想想倒也应该,这家公司说起来还是老李和王秀莲一起白手起家创办的,王秀莲也是创始人之一。

  在长厅内没走多远,突然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走了过来,她的目光先是在王秀莲身上看了看,又在老陈身上瞅了一眼,然后再度将目光聚焦在王秀莲身上。

  老陈明显能感受到高挑年轻女子目光中的诧异,不过他是老光棍一条,皮倒也厚的很。

  “副董事长,董事和高管们都已经在顶层会议室聚集了,他们请你过去开展会议!”青年高挑女子语气中充满了一种担忧,看得出来这个会议没那么简单。

  同时,老陈也听出了一个细节,这个高挑年轻女子称呼王秀莲为副董事长……至于董事长自然就是王秀莲那个已经去世了一个多月的丈夫了,但是没想到一个多月过去了,这个董事长的位子还没确定。

  “嗯,我知道了,赵总监,你也去准备会议吧!”王秀莲皱了皱秀眉,在家中,在老陈面前,王秀莲就是一个柔弱的女子,但是来到这偌大的天龙集团,王秀莲也开始逐渐将那份柔弱给收了起来。

  跟这帮千年老狐狸斗法,一不小心可就真的玩脱了。

  “陈哥,我们进去吧!”王秀莲深呼了一口气,表面上虽然一副很镇定的样子,但是老陈感受地出来,她有些紧张。

  唉……老陈叹息一声,这个女人,承受的东西太多了!老陈没有半句废话,跟在王秀莲身旁,俨然一副保镖姿态。

  来到顶层会议室的时候,这里面已经有不少人在等待了,一个个西装革履的,面色严谨,都显得十分郑重。

  “副董事长来了,那我们的会议可以开始了。

  ”“副董事长,我们可等你很长时间了。

  ”“副董事长,你身边站的那个人是谁?我们天龙集团的高层会议什么时候允许一个陌生人进来了?”王秀莲刚一进入,一帮人就在那里开始追问,同时将目光聚焦在老陈身上,老陈一直跟在王秀莲身边,所以显得格外突出。

  再加上老王身上穿的就是一套便服,和这些西装革履的公司高管和董事们在装束上的差别很大。

  “这位是陈磊陈哥,我老公在世时的好朋友好兄弟!今天就让他也参加会议吧!”王秀莲这样介绍老陈,瞬间将老陈的身份暴涨了不少,既然是前董事长的好朋友好兄弟,那就是尊敬的客人,总不好直接赶人吧!“副董事长,我们天龙集团的规章制度您也不是不知道,他虽然是李建董事长的好朋友好兄弟,但是他不是我天龙集团的人,所以他没有资格待在会议室内。

  ”“再说了,李建董事长都已经去世了,我们也不知道他是真是假!”王秀莲将话说完,一个头发花白,长相威严的老头突然站起身,直接开始怼人模式。

  哪怕是对王秀莲说话也丝毫不客气,最后那句话隐隐还有一种逼迫的意思在里面。

  “孙叔……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王秀莲还会拿亡夫的名义说这个谎么?你不觉得有些太咄咄逼人了么?”王秀莲直接寒着一张脸站起身,这涉及到颜面问题。

  “呵呵……副董事长何必这么激动?难不成这家伙和你还有什么亲密的关系?李建董事长去世才刚刚一个月啊……”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非但不知道收敛,反倒越说越不像话,王秀莲的面色上露出羞怒神色,胸口剧烈地开始起伏,显然是被气到了。

  “你这个老头嘴里能不能积点德?一张扒灰脸,还在这里张口闭口地教训人?”老陈实在是忍不住了,帮着王秀莲顶了一句,这老头说话着实有些太难听了。

  “你…你说什么!放肆!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头发花白的老头突然浑身震颤起来,面色也变得潮红起来,手指着老陈,呼吸都粗重了不少。

  原先老陈还真只是瞎说的,也没有丝毫依据,但是看到这老头这幅激动的模样,倒是瞬间诧异了许多。

  难不成他随意的猜测还有可能是真的?这老家伙不会真的有这方面的癖好吧?“恼羞成怒了?我也没说什么,有必要这么激动么?莫不是被我说中了心事?啧啧啧……”老陈满脸地不敢置信,经过老陈这么一烘托,会议室中的众人顿时都一副看热闹的神态盯着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

  孙乐山气得浑身发抖,他恨不得上去捶老陈几下,但是看了看自己这老胳膊老腿还是放弃了。

  “王秀莲!你就让这么个货色在会议室中犯浑?董事长啊!你在天之灵不得安息啊!”孙乐山将已经去世的李建搬出来,这下子老陈还真不好说什么了,而且老陈也发现王秀莲此刻显得颇为为难。

  “那我出去,我就在门外,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叫我!”老陈狠狠地瞪了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一眼,然后大踏步走出,就站在门外,依靠在墙壁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你…你是跟着副董事长来的那位先生?您是副董事长的朋友,您怎么站在这里啊!”老陈站了没多久,就走过来一个高挑长腿女孩,正是之前他和王秀莲刚进公司时看到的那个女孩,听王秀莲好像称呼她是什么赵总监。

  (大炕上性经历)“我在这里等人,姑娘你先进去吧,会议要开始了!”老陈龇牙笑了笑,示意高挑长腿女孩赶紧进去,女孩点点头,倒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就进去了。

  老陈在门外等了大概有二三十分钟,显得有些无聊,这道会议室大门的隔音效果还是很好的,至少老陈听不到里面言谈的具体内容。

  ‘砰!’正当老陈无所事事,有些困意的时候,会议室内突然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同时一阵喧闹声传来。

  “这是我丈夫的公司!我拥有继承权!我是公司的副董事长!”这是王秀莲的声音,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呵呵,我们只认李董事长,您是李董事长的遗孀不假,但是李董事长早就答应过我们,在他死后,天龙集团要交给我们来打理……”“再说了,公司早就没钱了……”“你们欺人太甚……”‘砰!’玻璃碎裂的声音频频传来,在门外等候的老陈眉头深深锁起,他有些担心王秀莲的现状。

  她毕竟就是个妇孺,而那会议室里面,那帮老狐狸可一个个都狡诈得很,老陈唯恐王秀莲会吃亏,到时候会对不住兄弟老李。

  咬咬牙,老陈直接推门而入。

  “你们这帮老泼皮还要不要点脸了?这公司本来就是人家丈夫的,现在人家丈夫死了,这公司理所当然应当由王秀莲俩接管!”“你们这些人别看穿得人五人六的,但说到底,也就是个打工的。

  ”“怎么,还要上演一个恶奴欺主的戏码啊!”老陈一推开会议室的大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老陈身上,老陈也豁出去了直接站在王秀莲身边,为王秀莲辩护道。

  他就是看不惯这么多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小女人。

  “陈哥……谢谢你!”王秀莲站在老陈身后,在这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有一个站在你面前,那种感动,无法用言语来表述。

  “没事!要是老李还在,保准将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一个一个全都给开除了!”老陈就喜欢说一些大实话,他的这些大实话一经说出来,全场都炸了。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管我们天龙集团的事情!”“看他这穿着,别是个拾荒者吧!”“他还说自己是李董事长的兄弟……咱们李董事长怎么可能有这样兄弟,别扯犊子了!”“我看他和王秀莲关系挺好的,莫不是……”“还真不一定,若真是姘头……”底下人说话越来越难听,老陈面色一扳,想要再教训一顿,却被王秀莲拉住了。

  “副董事长,这个人涉嫌偷听我们天龙集团的高层会议,我建议将他扭送到公安局!”“是啊,再不济,也要将他给赶出天龙集团啊!他一个外人在这里指手画脚的,确实不应该啊!”这些人话口一转,开始讨伐老陈,老陈顿时面色一怒,你们什么意思?我刺探你们的商业机密?我若不是害怕王秀莲吃亏,我才来这里吃瓜落呢!“我为陈哥担保,陈哥要是将会议机密泄密出去了,我承担一切责任!”王秀莲冷冷地瞥了在场所有人一眼,然后对着老陈投去感激的目光,让老陈颇为受用。

  “现在公司的账务不明,你们也都在说公司没有钱,既然这样那我觉得可以对公司的财务进行一次全方位的审计!我倒要看看,这些钱都被折腾到哪里去了!”“这家公司是老李的心血,老李现在虽然已经死了,但是我会继承他的遗志,将公司发展起来!”“赵总监,你是财务总监,这件事还需要你多多帮忙!”王秀莲冷声说道,对着坐在左手边的那个高挑年轻女子说道,这个女子正是刚刚在会议室门口和老陈搭讪的那个。

  高挑年轻女子点点头,却也没有明确答复。

  “不行!我不同意集团在这个时候进行财务审计!集团现在的人力全部发动出去了,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全方面扭转集团的不利局面,而并非将那些精力集中在内乱上!”“李董事长还在的时候,对待我们就像兄弟一样,也从来没说过怀疑我们!”“再说了,副董事长,您恐怕还没有那个资格对全公司的财务进行审计吧!我不同意!”孙乐山直接拒绝道,他自家根子都不怎么干净,真要进行审计了,那点小秘密恐怕就要暴露出来了。

  到时候真让王秀莲找到了可趁之机,那赶她下台的计划可就落败了。

  “我也不同意审计!”“我也是!”“我支持孙总!”孙乐山非但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而且还是总经理,再加上是公司创建时候的元老,所以他在公司中的地位很崇高。

  再加上这些年在天龙集团内刻意经营,使得其成为仅次于董事长李建之下的第二权柄人物。

  现在李建突然死了,他这个总经理瞬间就起来了,不过现在还有一个麻烦就是王秀莲,他想趁着这个机会将王秀莲也赶出公司,那天龙公司今后可真的就是他的天下了!老陈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他虽然没有细数,但是起码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都表示了反对。

  再排除一些中立的,不愿意闹事的,这个小老头在天龙集团中的根基就太深厚了。

  王秀莲紧咬银牙,恨不得将这帮老狐狸的伪装面目都撕开,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也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看到有这么多人支持自己,孙乐山顿时嘴角上翘,同时目视着王秀莲,眼眸中流露一抹得意。

  目光肆无忌惮地在王秀莲姣好的身材上扫视了一遍又一遍,又瞥了一眼站在王秀莲身边的老陈,顿时心中暗自可惜。

  “好白菜都被猪给拱了!”他今年虽然也五六十岁了,但是人老心不老,对于王秀莲这个美艳少妇多多少少有些别样的心思。

  “你们这么害怕进行财务审计,是不是你们自己心里有鬼啊!别把话说的那么好听,还有你这个扒灰老头,你能不能把你那猥琐的目光收一收,生怕别人不知道你龌龊的心思一样!”老陈就是看不惯这些人的小人嘴脸,直接开始了怼人模式,见一个怼一个!尤其是对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老陈更是看他不爽。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3826.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1051.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7216.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4363.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2012.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1908.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5616.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12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