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國產 a 片,新手必看

林凡才发觉自己的错误,妈的,都被网上的段子带歪了。

  清了清嗓子,“抗拒从严,坦白从宽。

  ”张强可笑不出来,继续装傻,“林凡,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打人的时候,你可坚决的很不是?”“谁打人了?你别血口喷人!有证据吗?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说我打人?”张强矢口否认,没有证据,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林凡算一个证据,可是只能算人证,没有物证,一样抓不了他,反正现场也没有监控。

  他以为众人会慌张,会愤怒,可是却出奇地安静,所有人都看着他,像看一个小丑一样,看着他表演。

  他敏锐地察觉到情况不对,可是他也没有办法。

  只能静观其变。

  李香兰冷笑一声,“你想要证据是吧?”随后朝着鲍伟点点头,鲍伟大手一挥,“带上来!”人群后三个人被押了上来。

  二狗,陈六,还有吕牛。

  看到这三人,张强脸一阵青一阵白,没有主动说话。

  “张强,很惊讶吧?”林凡把张强的表情尽收眼底,也不叫村长了,该摊牌了。

  张强转了转眼珠子,惊讶地说道,“林凡!是他们打了你是不是?”这拙劣的表演,让吕牛三人都看不下去了。

  “村长,我们已经供了…”张强心中大骇,但还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供什么?你供了关我什么事?!”“张强,都这时候了,还要狡辩吗?”李香兰看着张强近乎癫狂的样子摇头。

  “那只是他们的一面之词!他们想陷害我,对!二狗,你是不是怨我没有给你发补助金!肯定是你!”张强冲过去抓住二狗的衣领,眼睛变得血红。

  黄二狗可怜地摇摇头,他是已经招了,甚至没让李香兰他们费多少劲,他早就不想给张强干活了,要不是他手里捏着那点补贴,他早就打爆他的头了。

  猛地甩开张强,不再说话。

  林凡看着发狂的张强摇摇头,“张强,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好,要证据是吧,拿上来!”林凡大吼一声,差点没把张强吓到在地。

  后面有人呈上来一根木棒子,上头还有着血迹。

  丢在张强的身前,“认得它吗?”张强当然记得,这是当时他气不过,从吕牛手中拿过的棒子就是这根!其实,吕牛已经藏的非常深了,挖了个坑给它埋着,再精心伪装,没想到(玉米地做爰全过程)被林凡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要是知道林凡能够透视,估计说什么也不会听张强的了!脸色变得煞白,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瑟瑟发抖。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张强。

  ”林凡愤怒地说道。

  他憋了很久了,虽然以前和张强有矛盾,但是那些事情并不大,这次的事,林凡想过张强会报复他,却没想到他居然下手这么狠,要不是李香兰及时给他送到城里的医院,他已经去见阎王爷了!张强看都不敢看林凡。

  林凡一恼,一脚蹦在他的头上!李香兰连忙拉住他,张强已经认罪了,蹲号子是少不了他的了。

  再找人“照顾”他一下,让他这辈子都翻不了身!给鲍伟使了个眼神,鲍伟心神领会,叫人把张强还有几个同伙押走。

  林凡重重地呼了一口气,事情总算是完结了,虽然他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是索性身体没有留下后遗症,就还可以接受。

  想到以后将没人再阻拦村里的修路的工程,林凡心情也不禁好了一些。

  张强在村子里的名声着实不好,张强倒了,大部分村民还是非常开心的,他们已经忍受他的剥削好一段时间了。

  有人欢喜有人愁,部分村民还是不开心的。

  他们都是和张强有着利益上的沟通,张强倒了,意味着他们的利益也随之没了。

  按理说,张强被抓,李香兰应该开心才对,可是,林凡注意到,自那之后,李香兰的情绪就一直非常低迷,这低迷已经不是因为自己做的荒唐事了。

  经常独自一人坐在山头上看着日落,林凡也不多问,也没有办法多问,既然决定不再和李香兰有纠葛,有些事还是不要过问的好。

  然而,尽管林凡不想知道,偶然的机会,还是让他知道了。

  藏在最心底的对李香兰的那份心疼,又慢慢萌芽了。

  事情算是解决了,终于拔掉了张强这颗毒瘤。

  可是李香兰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这次呼叫李阳付出了她非常大的代价,但是,她没有丝毫犹豫,先不说与林凡的各种纠葛,光一条人命,也值得她这么做。

  在医院的时候,李香兰就已经和父亲达成了新的协议。

  “喂,爸…”“兰兰,你可想清楚了,我不会无条件帮你的,别说爸爸不爱你。

  为了你,我才真的是焦头烂额。

  ”李阳沉声说道。

  “嗯,我知道了。

  ”那时的李香兰才不会想这么多,一心一意想救林凡的命,还有想把张强绳之以法的心。

  李阳沉默了一下,“兰兰,能告诉我是谁让你这么上心?”“一个普通的村民而已。

  ”李香兰淡淡地说道。

  “普通的?”李阳明显不相信,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的女儿,如此大动干戈,肯定是对她而言非常重要的人。

  “嗯,淳朴的农村小伙,为了帮我才受了重伤的。

  ”这倒是事实。

  “好吧,那先这样吧。

  再联系。

  ”李香兰叹了口气,心里五味杂陈,不过并不后悔。

  所以一连几天,她才无精打采的,她一直在想父亲会提出什么条件,她最害怕的就是时间,她在村子里的期限。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

  晚饭过后,李香兰终于还是接到了父亲噩梦一般的电话。

  “喂。

  ”“兰兰,我就不绕弯子了,我想你在灵水村的时间缩短到半年。

  ”李阳在电话那头说道。

  “半年!?”李香兰惊呼出声,半年时间,这代价也太大了。

  本来就非常难完成任务,结果这直接缩短了半年,剩下的时间连游山玩水都不够,还共同富裕,共同喝西北风吧。

  随后压低音量,“爸,你这也太过分了吧。

  ”“不过分吧,这一次也花了我不少的精力呢。

  ”李阳淡淡地道,“另外,老江那边最近再催了,你也抓紧抓紧时间。

  ”闻言,李香兰黑了脸,老江,就是江帆家,政治联姻的对象,没想到他们这么早就开始施压了。

  “爸,你真的愿意牺牲我的终身幸福吗?”李香兰颤声说道。

  “什么叫牺牲?江帆那孩子我看着长大的,长得帅,人品好,家里条件又好,怎么就牺牲了,你和他在一起肯定会幸福的!”这话李香兰已经听了几百遍了,带着愤怒的语气开口,“你看我姐她快乐吗?”“胡闹!那是她自己的问题!”“是!什么问题都是她的!你和我妈从来没有问题!”李香兰近乎吼了出来。

  也不等李阳说话,直接挂了电话。

  双眼无神地看着天上的月亮。

  李香兰没有注意到,在转角处,林凡正披着毛巾,拿着牙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夜晚,林凡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李香兰的说的话一字不落地落进的耳朵,在耳边回响。

  “牺牲幸福”吗…林凡眨了眨眼睛,看来李香兰这次为了自己出头付出了他难以想象的代价了。

  可是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她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为什么要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林凡决定找她谈一谈!不能让她把一切都扛在自己的身上。

  想到她天真烂漫的笑容和乐观向上的精神,林凡又感到一阵的心痛。

  并且,这种事,只能快不能慢,慢了,就晚了“我们需要谈谈。

  ”眼看李香兰就要出门,林凡拦在了她。

  李香兰身体顿了一下,“谈什么?”林凡抿嘴,“谈,该谈的事情。

  ”李香兰轻轻地叹了口气,点点了头。

  “所以,那么,你家里到底什么情况。

  ”林凡开口了。

  李香兰看着林凡的眼睛,藏不住的震惊,“你,都听到了?”林凡点头,“对不起,不小心的。

  ”“没事,怪丢人的而已。

  ”林凡不说话,等着李香兰继续说。

  “家里逼我和市长的儿子结婚,我只是一个政治婚姻的牺牲品罢了。

  ”李香兰自嘲地说着,“我不想成为我姐姐那样,成为一具行尸走肉,毫无幸福可言。

  ”林凡凛然,看来李香兰这么抗拒的原因和她姐姐有很大的关系。

  “所以,我和我父母定了赌约,我主动来到灵水村,一年之内,把灵水村的经济带起来,人均GDP达到一万一年就够了。

  ”听到这里,林凡摇摇头,李香兰的父母聪明的很,以灵水村的情况来说,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不可能的事!答应她,只是为了让李香兰心甘情愿地做一个牺牲品罢了。

  “然后呢?因为我的事,让你父亲缩短了时间是吗?半年。

  ”后面的事林凡大概已经可以猜得到了。

  李香兰点点头,没有再说话,这几天下来,她被这些事情搞得头皮发麻,吃不好睡不好,脸色都苍白了不少。

  沉默了一阵子,两人忽然同时说话。

  “对不起。

  ”“谢谢你。

  ”“对不起”是林凡说的,“谢谢你”是李香兰说的。

  “呃…”两人同时一愣。

  “你先说”“你先说”“…”愣了半天,还是林凡先说了。

  “对不起啊…”李香兰看着林凡有些害羞的样子,内心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苏醒一般。

  “你对不起我,什么啊?”“当然是让你的计划,你的时间,都缩短了。

  ”林凡不好意思地说道。

  “嗯,你是应该对不起我。

  ”李香兰一脸严肃地说道。

  “呃…那你谢我什么?”“啊,我谢谢你为了修路,做这么多事…”李香兰的声音越说越小。

  林凡笑了,假装严肃,“嗯,那你是该谢谢我了。

  ”两人同时对视了一下,都笑了。

  “好了,那我们算扯平咯。

  ”林凡高兴地说道。

  “才没这么容易呢,我是女生,你要多补偿我。

  ”林凡不懂,“那你想怎么补偿。

  ”李香兰突然用认真和微微祈求的目光看向林凡,“你得帮我修完路才行!”“当然!你不说,我也会做的!”“你说的!不反悔。

  ”“不反悔!”李香兰的内心又开始活跃起来了,她找到了一开始和林凡相处的感觉。

  可是,下一刻,她又想到了和林凡决裂的事情。

  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口,“你,和张玲…”对于感情问题,林凡已经看开了,躲躲藏藏不如大方承认,“是,张姨是我的女人。

  还有王欣,也和我有了关系,我会负责到底的。

  ”李香兰咬着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娴姐,你在尿尿吗?”这天早上,牛蛋吃完早饭,敲着竹杆走进厕所,耳根子突然一动,听到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牛蛋是个瞎子,眼睛看不见,可是家里只有他和婶子王艳梅、姐姐林娴三个人,他进来的时候,王艳梅正在厨房洗碗,所以,如果厕所里面有人,只能是林娴。

  “小娴姐,是你吗?”奇怪的是,牛蛋喊了几声,都没人应,而且那种哗啦啦的流水声很快就止住了。

  “难道是我听错了?”牛蛋皱了皱眉,小声嘀咕着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把竹杆放在一边,伸手解开腰带,痛痛快快的尿了一泡。

  哗啦啦的流水声再次响起……而牛蛋并不知道,其实他刚才没有听错,也没有猜错,厕所里面确实有人,而且就是姐姐林娴。

  林娴蹲在距离牛蛋不足一米远的石墩上,裤子拉到了膝腕处,白花花的屁股全都露在外面,手里还拿着一个纤细的排卵试纸。

  刚尿到一半儿就被牛蛋吓了回去,不知道是憋的,还是羞的,此时林娴满脸通红,瞪大了眼睛盯着牛蛋的一举一动,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连裤子也没法提,生怕一不小心惊动了牛蛋。

  “幸亏小牛的眼睛看不见,要不然……”林娴越想越觉得害臊。

  两个人相距不足一米,担心被牛蛋碰到,所以林娴的视线始终锁定在牛蛋身上,而牛蛋站着,林娴蹲着,这样的高度差很诡异,牛蛋扒开裤子以后。

  只看一眼,林娴就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差点儿忍不住惊呼出声。

  “那……那就是男人用来生孩子的东西么?”这还是林娴第一次看,而且是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之下。

  林娴的心跳瞬间就加速了,偷瞄了几眼,暗自乍舌道:“乖乖,小牛那里好大,真是没有辜负‘牛蛋’这个名字!”牛蛋只顾着尿尿,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光了。

  尿完以后,牛蛋提上裤子转身离开,回到院子里喊道:“王婶儿,小娴姐呢?”“没在厕所吗?”王艳梅在厨房里应道。

  “没有。

  ”“那应该是去上班了。

  ”“哦。

  ”牛蛋点点头,毫不怀疑道:“王婶儿,今天雪娥嫂子在家,我去跟她学按摩了。

  ”“行,快去吧。

  ”牛蛋是个瞎子,不能上学,也不能上班,虽然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却根本无法赚钱养家,甚至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从小到大都是王艳梅给他洗澡,活脱脱像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废物。

  好在邻居孙雪娥人美心善,见牛蛋可怜,就让牛蛋跟着她学按摩,说现在盲人按摩很吃香,只要能学好,就能赚到钱。

  牛蛋身残志坚,不想一辈子都当个废物拖累家里人,所以很上进,只要孙雪娥在家,他就会去。

  “怎么样怎么样,小娴,你的排卵期到了不?”牛蛋前脚刚走,王艳梅后脚就从厨房里出来,急匆匆的跑进了厕所。

  厕所里的林娴惊魂初定,脸上的晕红之色未消,站起身正要提裤子,没想到牛蛋刚走,王艳梅紧跟着又冲了进来,她“啊呀”惊叫一声,排卵试纸脱手掉在了地上。

  “妈,你……”林娴顾不得去捡排卵试纸,一边提裤子,一边问道:“你知道我在厕所?”王艳梅瞪她一眼,没好气道:“废话,妈刚才看着你进来的。

  ”“那你怎么不拦着小牛?”林娴惊讶道。

  “干嘛要拦?妈就是要让你们在厕所里撞见,让你先熟悉一下小牛的身体,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免得今天晚上和小牛在一起睡觉的时候尴尬。

  ”王艳梅理直气壮道。

  说着,几步走到林娴跟前,弯腰捡起了(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那个排卵试纸。

  低头看到排卵试纸上那两道醒目的红杠,王艳梅瞳孔放大,顿时就有些激动起来,指着那两道红杠一脸兴奋道:“快看!小娴你快看,妈算的日子没错,这两天就是你的排卵期!”林娴脸色刷的一变,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因为她心里很清楚,排卵试纸上出现两道红杠对她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牛蛋姓牛,林娴姓林,其实,他们两个不是亲生的姐弟,而是从小就订了娃娃亲的未婚夫妻。

  他们的父亲都在部队里当过兵,是战友,有过命的交情。

  牛蛋六岁那年,父亲牛锋从部队退役,林娴的父亲林正德去车站接他们一家三口,却在回来的路上遭遇车祸,三死一伤,只有牛蛋侥幸活了下来,眼睛从此失明。

  事后王艳梅把牛蛋接回家,一直把他当作上门女婿来养。

  牛家只有牛蛋一个男娃,而林家只有两个女娃,姐姐林娴,妹妹林欢,林欢的年龄还小,在县城读高中,所以王艳梅把两家人传宗接代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牛蛋和林娴身上,一心想让他们尽早结婚,生个男娃姓林,再生个男娃姓牛,给林、牛两家都留下一份骨血。

  而结婚的前提是牛蛋和林娴的生育能力没有什么问题,毕竟牛蛋出过车祸,瞎了眼,是个残疾人,万一和林娴结婚以后生不出孩子,那就糟糕了。

  所以,王艳梅就想着让牛蛋和林娴先上车、后补票,同了房以后,如果林娴能怀上娃,再让他们去民政局领证结婚。

  这些情况王艳梅不止一次对林娴说过,林娴心里一清二楚,如果不是被王艳梅催促逼迫,她也不会一大早就偷偷溜进厕所检测自己的排卵期。

  让林娴有些意外的是,她的排卵期真的到了……从王艳梅手里接过那个排卵试纸,看了眼试纸上的那两道红杠,林娴红着脸羞道:“妈,这东西测的不一定准,依我看,不如多试几次,再……”“谁说的不准?”王艳梅眼睛一瞪,哼道:“你可别想诓我,妈是过来人,你和小欢都是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出来的,在生孩子这方面,我比你有经验。

  ”“可是……”“没有可是,妈这就给你们铺床去,今天晚上你和小牛必须把事情给我办了。

  ”王艳梅根本不给林娴辩驳的机会,话刚说完,转身就走。

  林娴整个人愣在那里,呆若木鸡。

  其实,林娴和牛蛋从小一起长大,平日里对牛蛋呵护备至,并且一早就知道她和牛蛋订了娃娃亲,从心底而言,她并不排斥和牛蛋结婚生孩子,替林、牛两家延续香火。

  可愿意归愿意,真到了这种要提枪上马的时候,她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有些紧张和犹豫,毕竟她和牛蛋从小到大都是以姐弟相称,早就习惯了,现在突然让她和牛蛋做夫妻,晚上脱了衣服一起睡觉,还要做那种羞人的事,难免会觉得别扭和尴尬。

  最重要的是,牛蛋是个瞎子,从六岁开始就没有见过女人长什么样子,对女人的身体更是一无所知,根本不懂生孩子的流程,即使晚上林娴和他同床共枕,这个觉该怎么睡?总不能让林娴手把手去教,或者直接扑上去扒牛蛋的衣服吧?林娴想想就觉得羞臊不堪……从厕所出来以后,林娴径直去了东屋,那是她的闺房,而此时王艳梅正在里面兴致勃勃的铺床,略微犹豫一下,林娴站在门口问道:“妈,今天晚上让我和小牛同房的事,你对小牛说了吗?”“还没有。

  ”王艳梅头也不回的应道。

  林娴翻了个白眼,嗔声道:“生孩子这种事需要两个人配合才行,就算我愿意,可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小牛什么都不懂,而且不知情,这个孩子你让我怎么生?”听到这话,王艳梅不由一愣。

  “也对。

  ”王艳梅是个过来人,当然知道在生孩子的过程中,男人必须主动冲击才行,她之前只顾着关心林娴的排卵期,却全然把牛蛋的特殊情况给忽略了。

  见王艳梅迟疑,林娴趁机说道:“我觉得,让我和小牛同房之前,你最好先把他的思想工作做好,万一到时候他不肯做,或者不会做,那我往后还有什么脸面对他?”“这……”王艳梅停下手里的动作,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笑道:“这个你尽管放心,就算小牛他不懂,不是还有我嘛。

  ”“你?”林娴瞪大了眼睛。

  王艳梅点点头,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道:“你们两个都是第一次,没啥经验,如果实在不行,妈今天晚上就站在旁边盯着,反正小牛的眼瞎,看不见我。

  ”林娴的眼皮一翻,无语了。

  稍微顿了一下,王艳梅接着说道:“和女人睡觉是男人的天性,一回生,两回熟,你要是担心小牛不愿意,下午下班以后,就顺道去镇上的药店买点儿药回来,妈听说那种药管用的很,让男人吃下去,想不和女人生孩子都不行……”牛蛋敲着竹杆来到邻居孙雪娥家,全然不知王艳梅和林娴正在家里商量今天晚上的事,甚至连床都铺好了。

  孙雪娥家的大门敞开着,牛蛋摸索着走进院子里,喊道:“雪娥嫂子,你在家吗?”“在呢。

  ”孙雪娥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是小牛吧?嫂子在洗澡,马上就好,你先在堂屋呆一会儿。

  ”“好。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6063.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4474.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6209.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355.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4455.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4530.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862.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c.aspx?4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