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免費 成人 影片 中文 字幕,新手必看

李玲没有死成,却生不如死。

   高强看到李玲没有了生命威胁,就将李玲关在了房间里,他自己出去逍遥自在去了。

   他怎么都不愿意相信李玲所说的,于是便决定去李玲的公司打听打听,要是能够见到老曾那就更好了。

   等到高强离开后,李玲便开始想办法要怎么逃离。

   卧室门被从外面反锁了,李玲将能用的工具都用到了,可依然没有想到能够逃出去的办法,想要打电话求助,却发现电话也被高强给带出去了,没有办法,李玲只能安静下来,想着等一会儿高强打开了门,看能不能逃出去。

   豪华的总统套房里,老曾跟周珊珊的一个晨间运动就用了一个早上,等到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了,俩人的肚子都开始唱起了空城计。

   他的手机被苏珊珊给没收了,不知道公司发生的事情,更加不知道李玲此刻有多绝望。

   “曾哥哥,你想什么呢?” 姗姗穿着老曾的白衬衫,里面空无一物,卷起的袖口上露出她白嫩(益智故事)的胳膊,luǒ露在外面的肌肤上有暧昧的痕迹,斑斑点点让人浮想联翩。

   “没想什么,中午我们吃什么?” 老曾急忙收回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苏珊珊这个女人的控制yù及强,就算是老高提出来要自己的手机,苏珊珊也不会答应的。

   所以,为了避免自己的自尊心受损,他还是很识时务的没有再提出来。

   苏珊珊娇嫩的红唇在老曾的唇上落下了一个炙热的吻,咯咯笑着说:“放心好了,你公司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 她自然能够知道老曾心里所想,不得不说,这一点上,苏珊珊对老曾很了解。

   “嗯!” 老曾没有再强调这个问题,微微的点了点头。

   午饭就是在酒店里的餐厅解决了,吃过午饭,周珊珊提出去海边晒日光浴。

   说实话,对于日光浴老曾没有多少兴趣,可在这炎热的天气,海边有很多穿着清凉的美女倒是引起了老曾的兴趣。

   苏珊珊的泳衣很是大胆,那薄薄的面料只用一根细细的带子系着,只要在后面轻轻的一拉,里面那xìng感的饱满便会暴露出来。

   除此之外,同色系的小裤裤也显得别具一格,就前面一点巴掌大的地方,其他都是用粗细不一的带子控制着,那黑色的绒毛有几根更是倔强的钻到了外面,让老曾的目光怎么迅速的捕捉到了。

   敢这样穿,就是因为苏珊珊对自己身材的绝对自信,瘦一点胖一点都不行。

   而周珊珊,刚好就是置身于这胖一点跟瘦一点的中间…… “怎么样?好看吗?” 周珊珊笑的甜美,在老曾的面前优雅的转了一个圈,娇滴滴的问。

   老曾急忙吞了一口唾沫,在周珊珊那挺翘的蜜桃臀上摸了一下,在那跟细细的,带着弹xìng的带子上拽了一下。

   啪的一声,那带子便弹了起来,然后落下,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这么穿,也不怕男人们犯罪?” 说完,老曾有些苦涩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腹往下,那紧身的泳衣就那么凸出了一大块儿,着实有点尴尬。

   “咯咯咯,曾哥哥怎么能怪我呢,其他男人犯罪跟我有什么关系?至于你,只要你想,我随时可以……” 噗嗤,老曾觉得要是再这么下去,自己非得流鼻血不可。

   好容易压下了火气,高珊珊挽着老曾就走了出去。

   果然如老曾所想,刚出去,周珊珊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尤其是那些男人,一个个就好像苍蝇见到了血似的,恨不得直接黏在周珊珊的身上不下来。

   不远处那个男人更是夸张,只顾着看周珊珊,居然没有去看面前的路,直接从一个撑开的太阳伞上撞上去了。

   咯噔一声响,然后便是一个女人的尖叫。

   顿时便吸引了众人看了过去。

   然后,便出现了让人捧腹大笑的一幕。

   那个太阳伞的下面躺着一个拿着牛nǎi正在喝的胖妞,胖妞不防,牛nǎi直接倒在了她的身上,然后一声尖叫。

   那个男人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向胖妞道歉,可那个胖妞在看到男人的长相之后眼睛就亮了,不依不饶的让那个男人赔偿自己。

   男人以为胖妞要勒索他,本来都准备好挨宰了,却没有想到胖妞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要求,让那个男人将她身上的牛nǎitiǎn干净,男人原本不愿意的,可却没有想到接二连三的又走过来了两个胖妞,一个个体重都超过三百了,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就好像只要他敢再说一句不愿意,她们就可以将男人强上了似的。

   看热闹的人不嫌事儿大,顿时便开始起哄,那个男人只能认命的朝着那个胖妞走了过去。

   “估计这个男人这辈子都不想喝牛nǎi了!” 老曾有些同情的看着那个男人,对身边的周珊珊说。

   “那你呢?你想不想?” 老曾一个哆嗦,急忙回头看向周珊珊,此刻,周珊珊媚眼如丝,红唇xìng感,白嫩的肌肤在阳光下微微泛着光,让老曾的心里不由得出现了一个画面。

   周珊珊躺在沙发上,身上洒满了牛nǎi,那滚动的白色nǎi珠,让老曾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沫,喉咙干涩,想要将那些nǎi珠吞下。

   看到老曾的反应,周珊珊满足了,然后不嫌事儿大的朝着那边走了过去,娇滴滴的笑着说:“怎么样,牛nǎi的味道好吗?” 那个男人憋屈的整张脸都扭曲了,可却在听到周珊珊的声音后扯出了一丝笑,只不过笑得太勉强了,比哭还难看。

   老曾实在是没有兴趣了,拉着周珊珊离开了。

   周珊珊吵着要去游泳,老曾一个人在沙滩上散步,然后,一个男人朝着老曾走了过来。

   男人穿着沙滩裤,带着一顶帽子,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愤怒,就好像老曾抢了他老婆似的。

   周珊珊此刻不在,他要是看到这个男人的话,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认出来,这个男人不是别人,刚好就是赵晓东!

“秀儿,你放心吧,这事儿大牛不会怪你的,我们家就想抱孙子,等下你洗了碗,就去找陈海那傻小子,大牛跟他爹去村委办事儿,还要上山一趟,没那么快回来……”果然如此!还真的是大娘,只不过这大娘从哪里找来的药啊,居然这么强烈,陈海感觉到浑身都在发烫,别提多难受了。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尤其是他想到昨晚上的事情,满脑子都是嫂子那身体,越想越燥热。

  “娘,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娘这还不是为了你们好,你们生不出娃,多少人在背后说闲话?”大娘看到王秀如此之大的反应,也是失去了耐心,“反正娘这事儿已经做了,你也答应了,你怎么做,看你自己吧!”大娘把话留下,转身就离开了,留下嫂子一个人在厨房洗碗,陈海看到嫂子没一会儿就出来了,估计是出来找自己。

  陈海心想这么好的机会,干嘛不把握?这要是嫂子答应了,那岂不是可以达到目的了?一想到这里,陈海立马跑到房间里,把被子裹在身上,没一会儿就有人进来了,一股香气扑鼻而来,还真的是嫂子!“小海,你怎么了?你没事吧?”王秀着急的掀开陈海头上的被子,然后把手放在他的脖子上,感受到他脖子上的炽热,顿时收回手。

  “嫂子,我好难受……是不是生病了……”“小海,你起来让嫂子看看。

  ”王秀满脸着急,柳眉微微皱着,显然是看出陈海此时的反应很强烈。

  陈海装作傻乎乎的躲在被子里,不肯出去。

  王秀顿时急眼了,直接把陈海身上的被子掀开扔在一边,当她看到陈海那儿时,顿时脸红了起来,似乎想到什么。

  “太过分了!”王秀暗骂一声,语气中带着不满,显然是没想到婆婆会对陈海做出这种事情,看来她是接受不了这种事情。

  可……可陈海能接受啊!只是陈海不能太主动了,不然王秀发现了,那他的计划就全完了。

  “嫂子,那儿又痛了……好痛……”陈海双手捂着那儿,满脸的痛苦,要哭出来了一样。

  王秀是个过来人,当然知道被下药的人会是什么反应,虽然陈海是个傻子,可是他身体没问题,被人下药了,当然会有那种反应,而且会难受。

  “小海,你别乱动,嫂子帮你止疼。

  ”王秀脸红的可以滴出水一般,目光注视着陈海,玉手放在了陈海身上,心想帮陈海释放出来,应该就没事了。

  王秀很心疼陈海,只是陈海不懂这个,跟他说也没用,只好帮他解决了。

  其实昨晚上的事情,还是会时常出现在王秀的脑海里,只不过王秀还没有接受婆婆让自己和陈海的事情。

  王秀慢慢的把手蔓延进去,陈海感受到一股冰凉蔓延起来,顿时舒服了许多,不禁吸了一口凉气。

  “嫂子,好舒服……”陈海装作没那么痛苦的模样,愣愣的看着王秀。

  王秀不敢直视陈海,想到这是婆婆做的恶,她当然要处理好,要不然把陈海憋坏了,那他以后娶到媳妇都没用了。

  可王秀触碰到那儿时,她心思乱了很多,贝齿紧紧咬着红唇。

  陈海哪能看不出王秀的反应,看来嫂子只是对生娃的事情有些抵触而已,不过她还是个正常的女人,空虚了这么久,当然会渴望。

  “怎么会这么惊人……”王秀忍不住再次感叹,想到如果刘大牛有这资本就好了,她想着想着,忽然感觉到自己身体传来一股奇妙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王秀羞的面红耳赤,抬头看了眼陈海,发现他傻乎乎的看着自己,完全没有别的反应。

  真是个傻小子!王秀无奈的摇头,暗道如果陈海是个正常人,这个时候肯定会扑上来吧?随着陈海的反应越来越强烈,王秀脑海里的想法越来越强烈,甚至是幻想出那种画面……“嫂子,你脸怎么这么红呀……”陈海看到王秀脸上的反应,没想到她这次这么快来了反应,故意开口调侃着她,想着下一步的动作。

  “你不懂,那是女人才有的反应。

  ”王秀瞥了一眼陈海,感觉手都要酸了,心想这傻小子是要累死自己吗?难道是他感觉不够?王秀看的出来,陈海完全没有缴械的意思,这样下去,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一想到这里,王秀心里就渴望了起来,继续这么下去,怕是最后自己受不了。

  王秀犹豫了片刻,坐在了穿边上,抓住陈海的手放在身前,脸红的发烫,“小海,你不是说嫂子衣服里藏了东西吗?你现在把东西找出来,你一边找,嫂子一边帮你止疼……”“好耶,嫂子你衣服里肯定藏了好吃的!”陈海猛地点头,没想到嫂子会这么主动!陈海没想那么多,直接把手蔓延进去,随后便开心说,“找到了……找到了!”陈海动了动手,仿佛找到了好吃的东西一样,这几下,力度特别大,王秀露出一脸吃疼的神情,可嘴里却发出一道奇妙的声音。

  看到王秀脸上流露出的痛苦,陈海不禁愣了愣,“嫂子,你怎么了?”“没事儿,你继续吧,嫂子帮你止疼。

  ”王秀双眼微闭,迷迷糊糊的回答着陈海,她不敢直视陈海,有种心虚的感觉。

  “嫂子,你里面是不是藏好吃的了?我要吃……”陈海看到王秀没有拒绝,把她的领口一扯,美妙的风光顿时映入眼帘!陈海忽然想到一些问题,那就是不能让嫂子发现自己是装傻的,于是停顿了下来,傻愣的问道,“嫂子,这怎么不是好吃的……”“傻小子,这就是好吃的,你想吃吗?”王秀忽然抬头看着陈海,想到陈海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干脆满足一下他,好让他赶紧缴械,不然真的手都要抽筋了。

  

随后一脚已经踹在了他身上,那人直直的飞了出去,倒在地上捂着胸口有些不可置信。

  我虽然跟着他们打,但是却也注意了力道。

  以免到时候当街杀了人,到时候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

  (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这群混混看着厉害,但是各个身体虚弱,身体还不如中学生健康。

  一看这样,就知道平时没怎么锻炼。

  我在这群人中不断的游走,随手一挥棍子,就打中了一个人。

  混混们一棍都没打在我身上,倒是吃了我不少的棍子。

  我心中觉得好笑,连一点本事都没有居然还敢出来混。

  “就这点本事,还敢出来混?”我止不住的嘲笑。

  站在一旁拿着棍子的黄毛面色也不好看,对着自己的手下怒吼:“你们都给老子专心点,对准他用力的打下去,一定要他好看。

  ”他并不认为是我太厉害,只是觉得自己的手下轻敌了,所以才挨了这么多大。

  李静雪跟柳青青见我打了这么久,脸上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心里的石头倒是落了地。

  李静雪捏了捏柳青青的手指,冲她眨眨眼,颇有些炫耀的意味:“你看吧,我就说了我选的这个保镖很厉害,你还偏偏不信我。

  ”柳青青笑着点了点头:“好好好,就你的眼光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行了吧?”听了黄毛的话,那群小混混心里也不信邪,拎着棍子又重新站了起来。

  只不过这次他们倒是颇为谨慎,并没有拿着棍子冲上来。

  他们站在一边,我与他们对立而战。

  小混混心里苦不堪言,他们也知道自己打不过我。

  但是老大的话又不得不听,站在最前边的小混混,一咬牙提着棍子又冲了上来:“老子跟你拼了,让你尝试一下我的厉害。

  ”其他人见状,也只能跟着打上了。

  李静雪见我们又要打起来,她也顾不得跟柳青青说话,目光落在我们的身上。

  一番打斗下来,小混混七仰八叉的倒在地上,不停的哀嚎。

  黄毛看向我的目光也变了,由张狂成了小心翼翼。

  我站在倒了一地的人中跟黄毛对立而望,黄毛被我这一眼给吓得心头一惊。

  黄毛手上的混子缓缓的落在地上,他咽了咽口水:“是…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我…对不起,我……”我还没怎么,只见两行清泪从黄毛的眼角流了出来。

  ……要不是情况不对,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做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呢。

  看着黄毛眼角的泪水,我把心里的话咽了进去。

  “行了行了,赶紧走吧。

  ”亏他还是他们小团队的老大,居然被我一眼给吓哭了。

  我心中有些看不起他,同样的对青龙帮也有些看轻了。

  小混混听着我这话,也顾不得身体的疼痛,捡起地上的棍子,跟着黄毛后面跑了。

  他们走了,我这才跟着两个领导打车去签合同。

  还好一切顺利,我跟着李静雪回了公司。

  我今天显露的一手,让柳青青对我也没了意见,看我也顺眼了些。

  “今天的人应该是青龙帮的人派来的,静雪看来你以后要小心些,千万不要单独出门。

  ”柳青青忧心的看着李静雪,跟她碎碎叨叨的说着。

  李静雪知道自己的闺蜜在关心自己,心中觉得格外的舒心,也跟着宽慰她。

  “对了。

  ”两人说着,李静雪这才回头冲我说:“车被刘艺给开走了,看今天刘艺光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那群人就怕的不行,想来她的身份应该是不一般的。

  ”“今天的事情本来就是我们理亏,让小混混砸了她的车。

  我再给你换辆车,等会儿就让我的助理把车钥匙给你,明天来接我们的时候可不要迟到了。

  ”我点点头,颇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今天会迟到是因为送了赵颖的缘故。

  但是一想到刘艺那个女人,我也拍了拍胸脯说道:“车就不用换了,原来那辆车挺好的。

  我去找刘艺还车,你放心吧,我肯定能把车给要回来的。

  ”李静雪颇有些为难:“还是算了吧,到时候我再给你换个好点的车。

  ”柳青青也帮着李静雪说话:“是啊,那刘艺的背景不一般,还是不要得罪她比较好。

  ”“没事的,你们要相信我,我一定能把车给要回来的。

  ”我安抚着两人,然后不顾劝阻就出了公司。

  我到了隔壁的公司,楼下的前台小姐正在处理文件。

  看见我来了,头也没抬。

  “你好。

  ”我靠在前台试图跟她搭话。

  前台抬起头撇了我一眼,看见我身上的衣服后又把头给低下了,说道:“什么事?”我被她生硬的语气一噎,也知道对方见我是个小人物。

  我从包里拿出两百块钱,看了看四下无人,然后递给她:“美女姐姐,我给你打听个事儿。

  ”前台小姐看了一眼钱,快速的收了起来,脸上的神色好看了些。

  “什么事?”“你知道刘艺小姐吗?”前台小姐的神色略微有些不自然,眼神看我充满了狐疑:“打听这个干什么?”我见状又从包里拿出三百块递给她,讨好的说道:“嗨,这不是今天中午刘小姐的车被一群小混混给砸了吗?是因为总裁的缘故,总裁心里过意不下去,让我问问刘小姐的农场在哪里,然后让我赔刘小姐的车。

  ”听我这么一说,前台小姐才恍然大悟。

  眼中的怀疑也消了下去,她将我手里的钱塞进自己的包里之后才说:“那我跟你说了,你可不要说是我说出去的。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b.aspx?1713.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b.aspx?2283.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b.aspx?4386.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b.aspx?4933.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b.aspx?823.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b.aspx?4119.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b.aspx?5473.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b.aspx?5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