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偷拍 無碼,新手必看

“徐勇没把结婚的事给小倩说,她也一直被蒙在鼓里,这会她心情有些激动,我怕她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我和小倩没见过几次面,算是认识,本来以为她就是个想借机上位的小三,所以也没兴趣深入了解,没想到还有这档子事。

  “好,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我开着车往小倩那边赶。

  小倩的住处是我找的,就在大学旁边,所以我直接去了她家。

  本来准备敲门,但是发现门没有关,推门进去,只见小倩坐在沙发上。

  她穿着一件运动背心和短裤,看样子从健身房回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

  大抵是喜欢健身的缘故,小倩的身材极好,身上的线条看着极为养眼,只是这会她眼眶通红,眼神一片灰暗。

  “你没事吧?”我询问着走过去,小倩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有所动作,依旧盯着空气。

  “徐勇已经结婚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和她一共也没见过几次,我哪儿知道徐勇骗着他。

  “我以为你知道。

  ”小倩微微抬头,眼里有了几分愤怒:“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像小三吗?”这话让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有沉默。

  小倩见此冷笑一声,接着拿出电话:“我找徐勇问个明白。

  ”我狠狠的打了个颤,要是他去问徐勇,徐勇一定能通过陈雅查到我头上来。

  我一个箭步冲过去,把她的手机抢了过来。

  小倩忽然像是受了刺激一样,直接站起来,对着我一阵拳打脚踢:“你干什么!你让我找他问清楚!”我抓住她的双手,把她按在沙发上:“然后呢?他一脚把你踹了,你什么都得不到,他又去找新的情人,这样你就快活了?”小倩还不停挣扎着,身上的运动背心很快被挣扎得脱落,露出里面的黑色内衣,而她现在显然顾及不到这些,放声大哭。

  “不然我还能怎么办?陈雅那么知书达理,明知道我是小三,还愿意来找我和平谈话,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可这都不是你的错,你现在和他摊牌,没有丝毫作用。

  ”小倩稍微平静了一些:“那你说,怎么办?”现在最重要的是要稳住小倩,不能暴露我和陈雅。

  至于徐勇,身为一个大老板,肯定有不少拜金女往他身上贴。

  若只是拜金女,大家你情我愿的倒是没什么,但是偏偏他骗了小倩,让小倩不知不觉的做了小三。

  “这事就这么算了,你能甘心吗?”我问到。

  小倩双手掩面:“不甘心又能如何,我又斗不过他。

  ”我安慰着她:“所以现在你千万不能和他摊牌,你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等以后有机会了再找他报复回去,我可以帮你。

  ”小倩倔强的看着我:“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眼神不禁有些暗淡,又回忆起欣岚的事情,心里立马有了几分火气:“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恨着徐勇。

  ”我大致把事情给她讲了一下,还告诉她,如果想报仇,那就和我站到一边。

  我手里已经有了几个项目,还有李远那个,我也能得到相关资料,在单干之前,我能在徐勇这边获得的渠道资源当然是越多越好。

  至于小倩,现在陈雅失宠,欣岚还没到手,她无疑是吹枕边风的最佳人选,有她帮我,一定事半功倍。

  应该是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小倩逐渐冷静下来,见她放弃挣扎,我也试着松开她。

  我这才注意到,她的运动背心都已经脱到了腰,只有黑色内衣托着她的小胸脯,虽然不大,但是却因为稍显青涩,带着一种别样的诱惑力。

  我移开目光,尴尬的咳嗽了几声,然后开口:“你要不先把衣服穿好?”听得我提醒,小倩也发觉自己的不妥,赶紧把运动背心提了上来,脸颊变得绯红。

  事情都说清楚了,我也不用多待了。

  “今天的事情你就当没发生过,之后徐勇来找你,你以前怎么样,继续怎么样就是了。

  他老婆陈雅你也见了,陈雅丝毫没有怪你的意思,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

  ”小倩眉头皱起来,抽动了一下鼻子:“可是我现在觉得徐勇很恶心。

  ”“你要是想报仇,最好沉住气。

  ”话音说完,我再不逗留,直接离开了。

  之后过了几天,李远的合同顺利签下来了,他之前说好的,打电话来请我吃饭。

  我懒得再去外面折腾,上次尝了肖静梅的手艺也还不错,干脆就定在他家。

  开车过去,上楼敲门,这次来开门的是肖静梅。

  她今天穿了一件朴素的白短袖和牛仔裤,衣着很普通,但是她身上那股成熟的风韵总是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或许是见到我,她就想起了上次的事情,脸色顿时红了,把头低了下去。

  “王总,快进来吧。

  ”我心情不错,对她笑笑:“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王皓吧,叫王总实在有些别扭。

  ”肖静梅乖巧的点了点头:“好,王皓,进来坐吧。

  ”我笑着走进去,一进门,李远就迎了上来,热情的握住我的手:“王皓兄弟,这次多亏了你,要是再接不到生意,我都没钱给工人发工资了。

  ”我同样握住他:“李老板第一件事是想着给工人发工资,这么有良心的老板,这年头可不多见了啊。

  ”李远似乎被我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然后招呼我入座。

  肖静梅也坐了过来,只是每次她看向李远,那笑容里面总是会多出几分强颜欢笑的味道。

  酒过三巡,我们都有了些醉意,肖静梅的表情也掩饰得不那么完美,我这才肯定这不是我的错觉。

  “嫂子,你这是怎么了?我看你们俩之间是有事啊。

  ”我这么一问,只见他们两人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肖静梅把头低下,李远也长长的叹了口气。

  李远点上一根烟,长长的吸了一口:“王皓兄弟,你以后也不用叫她嫂子了,我和她已经把离婚证领了。

  ”这话说出来,原本热闹的气愤迅速冷了下来。

  “厨房还有一个菜,我去看看。

  ”肖静梅笑得勉强,借故走了,只剩下李远在边上,一口一口的抽着闷烟。

  “怎么回事?”我问到。

  李远故作轻松的笑了一声:“离了好,大家都能轻松一些。

  她现在年纪还不算大,还能再找。

  ”“这些年她帮我的忙,我都看在眼里,虽然不恨了,但是我还是接受不了。

  倒不如散了,免得各自耽搁。

  ”我看了他数秒,最后也只能叹口气,这李远,当真是个痴情人。

  他叹了口气,又道:“王皓兄弟,另外我还想请你帮个忙。

  ”我隐约觉得这个忙和肖静梅有关,所以也没推辞:“你说吧。

  ”他摁灭了烟头:“你也知道,我和她都是村里来的,我现在有自己的事业,还算有所依靠。

  但是她没了我,又没什么文化,在这大城市里面可就辛苦了。

  ”没有直接说问题,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想要我帮肖静梅找个工作。

  两人已经离婚,自然离得越远越好,免得见面糟心。

  只是我现在都还在打工,要是把肖静梅送到徐勇公司,说不得也要遭殃,所以也是不行的。

  现在看来,只能先给肖静梅找个住处从长计议,考虑到她没工作付不起房租,恐怕得让她先住我家去。

  反正我可以住在陈雅家里,欣岚和肖静梅两个女人住在一起,应该没什么问题。

  “行,交给我吧。

  ”过了没多久,肖静梅再度出来,已经收拾好了心情,和我们谈笑风生。

  气氛再度缓(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和,但是我明白,在他们的笑容之下,装满了无奈。

  最后我和肖静梅打车离开,我跟她说先住我家,她也没说什么。

  出租车上,风吹动着她的长发,她看着窗外飞掠的风景,好似在回忆自己的一生。

  我看着她,忽然好奇一个问题:“你爱李远吗?”肖静梅把头发撩到而后,无奈一笑:“我们那个村子的封建保守很严重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反抗,金巧就是最好的例子。

  父母说定了,那就嫁了,还谈什么爱不爱的。

  ”我只觉得一阵可悲,他们三个人其实都没错,如果不是家庭的压力,一定要比现在幸福得多。

  要怪,也只能怪命运弄人吧。

  “你现在已经不在村子里了,或许就机会去寻找自己的爱情。

  ”她微微一愣,然后扭头看向我,路灯的光不停印在她的眸子里,如同繁星。

  “那就,借你吉言。

  ”她笑着,如此的好看,眼里似乎多了一些莫名的情感,勾得我心脏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我顿时有些慌乱,移开了目光,但是又很快反应过来,我慌个什么劲啊。

  再度看向她,她已经扭头看向窗外,侧脸在快速闪过的灯光中明暗变化,勾着一抹浅浅的笑容。

  我突然发现,她不刻意卖弄妩媚的时候,也挺抓人心的。

  没过多久,我们到达了目的地,我领着她到了我家。

  一开门,只见欣岚兴冲冲的张开双臂朝我跑过来,但是见到我身后的肖静梅之后,她直接愣在原地,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僵硬。

  “皓哥哥,她是……”要不是她问,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我怎么跟别人介绍肖静梅啊,我合作伙伴的前妻?这种介绍也太诡异了点。

  “我朋友,暂时没住的地方,先让她过来住着。

  ”想来想去,我也只能这么介绍。

  欣岚的眼神顿时变得幽怨起来:“不会是女朋友吧?”我顿时有些窘迫,戳了一下她的额头:“你脑袋里面整天都想些什么?还不快去拿拖鞋。

  ”欣岚揉着额头,然后哼了一身,转身走了。

  我尴尬的朝肖静梅笑笑,她此刻也因为欣岚的问题,脸颊染上了一抹红晕。

  “她是?”“哦,她是我妹妹,叫欣岚,也暂时住在我家。

  ”边介绍着,我便招呼她进来。

  三人闲聊了一会,欣岚老是带着怀疑的眼神在我和肖静梅身上瞟来瞟去,本来没什么的,我都被她瞟得一阵心虚,气氛说不出的尴尬。

  我让肖静梅去洗澡,等她走了,这才一把将欣岚拉过来。

  “你眼睛里面进沙了还是怎么?眼神这么奇怪。

  ”欣岚双手环胸,赌气般哼了一声:“我就是觉得,你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我白了她一眼,随口怼回去:“怎么,你吃醋啊?”没想到欣岚腾一下站起来,脸颊立马红得跟火烧一样,眼睛瞪得大大的。

  “胡说!谁稀罕吃的醋!我只是……只是害怕你有了新欢,把我赶出去流落街头而已!”这激动的反应看得我一阵嘴角抽搐,妈的,不会被我说中了吧?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我开口到:“放心吧,欣叔叔小时候对我这么好,看在他的面子上,我就是去卖肾,也不能让你流落街头啊。

  ”没想到欣岚更激动了:“我爸救过你命啊?你要看他面子!”说罢,她狠狠一跺脚,转身跑回了卧室,啪的一声把房门摔上了。

  我只觉得一阵心跳加速,该不会真是吃醋了吧?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安抚一下她,卫生间的门忽然开了,肖静梅浑身已经脱光了,挂满了水柱,只拿着一件短袖略作遮挡。

  她脸颊羞红,看向我:“那个,还有毛巾吗?”我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回到:“我帮你找找。

  ”很快,我把新的毛巾翻了出来,过去递给她。

  肖静梅羞红了脸,接过去对我说了一声谢谢,就要转身回去,我忽然见她身形一晃就要摔到。

  我下意思的一个箭步冲上去,搂住她的细腰把她扶住,只是她本来拿来遮挡的衣服滑掉了,她诱人的酮体直接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手上柔软的触感又勾得我体内的火蠢蠢欲动,我们四目相对,保持这个姿势愣在那里。

  这时候,只听到一声看门声,我惊骇的一扭头,只见欣岚站在卧室门口,看着我们脸色铁青,状如火山,喷发在即!“王皓我讨厌你!”欣岚大喊一声,然后哭哭啼啼的跑去了外面,我整个人都傻了!不久前我还在感叹命运弄人,没想到转眼命运就捉弄到我的头上,这一连串的事情也巧了吧!我和肖静梅也反应过来,各自站直,她一脸愧疚的看着我。

  “对不起,我是不是让你妹妹误会什么了?”我只觉得脑瓜嗡嗡的响个不停,但是还是安慰她:“没事,都是误会,解开就行了。

  ”“你洗完澡先休息吧,我去找她。

  ”交代了几句,我赶紧跑出来,只是追到楼下我就麻了,这四面八方的,我怎么知道她往哪个方向跑了?没办法,我只能胡乱蒙了一个方向,闷头找了过去,没想到这一找就是两个多小时,丝毫没看到欣岚的影子。

  我心里急得不行,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欣叔叔交代?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是肖静梅打来的。

  “喂?怎么了?”肖静梅的声音显得小心翼翼的:“王皓,欣岚她回来了。

  ”一听到这话,我立马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王皓,欣岚她现在还在生气,要不你回来安慰她一下?”她生气?我还生气呢!都多大的人了,动不动就往外跑,简直就是胡闹!“让她气,气死她算了!”没想到肖静梅立马压低声音:“别这么说,她在旁边……”

坐在她身旁的男生,在外人看来,这绝对是一对现充。

  娇柔柔软俏佳人在歹徒目的还不明确的情况下,对警方来说,想要制服歹徒的第一步,想必就是要先把车给停下来吧......如果要强行停车,封锁道路、破坏轮胎都是比较有效的办法......然而在车辆正常行驶的道路上这样做的话,疏散普通车辆就是一大难点。

  吃完饭,大家去集中训练了一会儿就(上门女婿的三姐妹)去训练了。

  仅仅对答了一句话便痛下杀手。

  喊老公就放过你章节对于楚南的威胁,司徒枫也是完全相信楚南做得到的。

  加藤乐宫这个人,好像突然消失在了大家的视野中一样。

  当然,还有在不远处站着的西装革履打扮的保镖。

  林悦璃点点头,放下脚。

  娇柔柔软俏佳人我上次看到那张照片还是几年前。

  而另一边的冷少毅则是出了商场,因为自己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叶灵的身影,这件事情如果再不解释清楚的话,恐怕自己就活不过今晚了……好了,好了说正事,说正事。

  这条道上跑运输的车多,从山西的西南地儿拉来源源不断的煤。

  娇柔柔软俏佳人哦!茹画懒洋洋的起来,抱着猫走进餐厅,它吃什么?说句实在话,虽然楚南表面上稳如老狗,但是实际上楚南却慌得一批。

  秦海思考着。

  同一批的实习生陆续到来,当秦雅丽和一个黑人留学生有讲有笑地出现在关明凡视线之内的时候,关明凡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情好像被水浇的火苗,迅速冷却下来。

  小莺看着黄小婷小媳妇般的样子摇了摇头,将来结了婚,真不知道你会变成什么样子。

  阿姨,言言呢?许婷婷试探性的询问着。

  五分钟后,当向解难第十次抵住杨玲的脑袋,保护自己的盒饭时,一个相当欠揍的声音,就突兀就突兀的响起。

  你以为是XX和真吗,因为救下一个女孩就去异世界,虽然他是被自己吓死的。

  喊老公就放过你章节对了…你还是跟你的其他朋友好好说说话吧,没必要一直找我的,我只是做了一点力所能及的小事而已。

  即使没有上限,只有下限,拍卖品依然具有自己的客观价值。

  娇柔柔软俏佳人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出手,恐怕自己也意识到了,对付这样的,具有与自己相仿的修复能力与生命力的少女,光用这种方式无法达到杀死她的目的。

  「哦,那可要好好跟紧我!哼,来吧,让我们给这位藏头露尾的大BOSS一个惊喜吧……记得你那招绝技是这样使出的……」见我担忧的模样,她无奈撇嘴一笑,口吻霸道地反问我。

  这一卷的小说已经写到最终阶段了,这个月应该可以赶上截稿日吧?我们可以出来准备过圣诞节了,爱丽菲尔他们也来了。

  

生性多疑,总怀疑妻子出轨,最终怒气难忍竟当众将自认为的“情敌”砍死。

  近日,福建省顺昌县检察院(办公室爱爱)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将杨顺荣批捕。

  杨顺荣是顺昌县仁寿镇村民,生性多疑的他平常总觉得妻子背着自己出轨。

  今年4月4日,杨顺荣突然间想起自己2010年去厦门办事时,妻子称要喝朋友徐某的喜酒,不肯同去。

  他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当即打电话向徐某弟弟询问,得知徐某当年结婚时确实没有办喜酒。

  郁闷之下,杨顺荣又胡思乱想起来,想起不久前妻子曾与本村男子林某一同上山采过野菜,便认定妻子和林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

  在质问妻子未果后,杨顺荣恼羞成怒,持刀找到正在村里食杂店打牌的林某,对其头部连砍十余刀致其死亡。

  案发后,杨顺荣到公安机关投案。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b.aspx?4134.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b.aspx?2831.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b.aspx?1080.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b.aspx?3028.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b.aspx?4776.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b.aspx?7683.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b.aspx?4409.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b.aspx?6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