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xvides com,新手必看

李琳琳这会儿想杀了张小凡的心都有,那种地方也能碰啊!这让她以后怎么嫁人,还有什么脸活着。

  “你吸哪去了,不是那里,往左边一点……”张小凡移动地点,亲了好多次,都没找对地方。

  “哎呀!你想气死我啊!算了,你还是把眼睛睁开吧!”李琳琳无奈的投降,对张小凡这个人真是无言了,怎么就那么无耻,还是个大学生呢!比流氓还流氓。

  这个混蛋,除了长得还有一点点帅之外,就再没有别的优点了,满脑子的下流思想,一个大学毕业生不好好在城里找份工作,攒钱交个首付什么的,回到农村来种什么药材,一年才赚几个钱啊!我李琳琳这辈子无论怎么样,都不能嫁给这种没能力的男人过苦日子。

  “好了,毒血全部吸出来了,你早点让我睁着眼睛吸,也不至于那样。

  ”李琳琳穿好裤子。

  “张小凡,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你最好死了那份心,我李琳琳就是这辈子算嫁不出去,也不要嫁给你个穷鬼,你看看你们家,被你上学祸害成啥样了,连一间像样的砖瓦房都没有。

  ”张小凡被李琳琳羞辱,感到特别的痛,但这就是现实,因为李琳琳说的不错,他们家现在确实是整个村子最穷的,而且这确实也是因为他造成的。

  “李琳琳,你说够了没有?”“呵呵,恼羞成怒了,你也就这点出息。

  ”张小凡气得巴掌举起来。

  “哦,还想打女人,你打啊!”李琳琳步步紧逼,张小凡一再往后退,到了河边上脚下打滑,轰隆一声掉进河里,直接被大水卷进漩涡。

  李琳琳这会儿也着急了,她刚才是被气坏了,才说出那些刺激张小凡的话,但是并不希望张小凡死啊!如果张小凡死了,她可就变成杀人凶手了。

  李琳琳想着,也跳进河里。

  张小凡被河水卷进漩涡,一条小鱼被河水冲到他肚子里面,接着他便感觉到全身的骨骼经脉传来一阵阵剧痛,好像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重组一般,那种疼痛,真是无法形容。

  这样的时间,大约过了几分钟,他发现自己浑身充满力量,好像随便爆发出来一拳,就能打死一头牛;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竟然可以透视了,能从河底看到河上面的东西。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像小说里面的主角一样,得到了奇遇,吃了什么大人物养的神鱼,那大人物呢!”张小凡正奇怪着,想要继续探测一下(玉米地做爰全过程)河底的情况,却被突如其来的李琳琳吓了一跳,看到李琳琳已经晕过去了,只好放弃继续探测河底的想法,将李琳琳拖上河岸。

  到了岸上,张小凡将李琳琳放平,开启急救模式,先按李琳琳的肚子,将水逼了一些出来,看李琳琳还没清醒过来,再给李琳琳做人工呼吸。

  过了几分钟,李琳琳终于醒了,一把将措不及防的张小凡推开,站了起来。

  “你个混蛋,竟然还占我的便宜。

  ”张小凡不知道怎么了,现在浑身都散发出一种自信。

  “你刚才晕过去了,我是为了救你才给你做人工呼吸的,再说那可是我的初吻,说起来是你占便宜才对,还反咬我一口,还讲不讲道理。

  ”“算了,谁让我张小凡是好人呢!也不跟你计较,今天的事情就这样算了,你不许对别人说我给你吸毒,做人工呼吸的事情,要不然我张小凡的名声岂不坏了,以后还怎么娶媳妇。

  ”李琳琳气得咬牙切齿,今天的事情,分明是张小凡占了便宜,这个混蛋竟然还说他吃了亏,太不要脸了,还担心自己把事情说出去,她李琳琳发誓,这一辈子都不要跟这种人有任何瓜葛。

  “张小凡,你就是一个混蛋。

  ”张小凡耸耸肩,根本不在乎,接着就要转身离开,李二虎竟然带着村长到了,他现在看到李二虎,就想将这个小混蛋灭了,一个未成年的小杂毛,还敢阴他张小凡,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张小凡,你个二货,竟然敢猥琐我女儿,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李富贵到张小凡跟前,一巴掌扇向张小凡,张小凡伸手抓住李富贵的胳膊,李富贵竟然感觉自己的胳膊不能动了,一眼吃惊的看着张小凡。

  “作为村长,随随便便打人,可是会受到组织处分的。

  ”张小凡说着,将李富贵推开。

  “张小凡,你好大的胆子,还敢打村长,你这是跟我们全村人作对,应该交到派出所去好好的教育。

  ”“狗儿的李二虎,到底是谁偷看李琳琳洗澡,你他妈反咬一口,还阴我,我今天要是不好好教训你,我就不是张小凡。

  ”李琳琳挡在李二虎前面。

  “张小凡,你太过分了,李二虎只是一个小娃,那里有你那么龌蹉,你撒谎都不找一个合适对象,现在看李二虎见义勇为,说几句公道话,你就要打人,我看真的有必要将你交到派出所去。

  ”“张小凡啊!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爹吗?你看看你爹,跟我一样的年龄,头发都白成啥子了,前两天还托我给你说媒,你这样的二货,哪户人家敢把女儿嫁给你。

  ”“你说你,好歹也是中医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为什么就不出去找份体面的工作,非要呆在这穷山沟里种药材呢!”“再看看你种的药材,我随便在院子里撒几颗种子,都比你种的长得好,你猥琐我女儿,你配吗?”李富贵戳到了张小凡的痛点。

  “李村长,你不要狗眼看人低,三十年河东,三十河西,我张小凡发誓,总有一天会让你跪在我面前,求我娶你女儿。

  ”李富贵冷笑,还想继续讽刺张小凡,驻村干部方亚楠跑着来了。

  方亚楠是南方人,长得非常好看,尤其是说话的声音,能把人温柔死。

  漂亮的小脸蛋,凸起的酥熊,高翘的小屁股,修长的美腿,再加上一双白色运动鞋,简直美爆了。

  正在张小凡打量着方亚楠的时候,村长尖叫起来。

  “什么,放高利贷的到王寡妇家了,那还得了,我们赶紧过去。

  ”说来王寡妇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被父母逼着嫁给一个流氓,那个流氓成天跟一群二流子混在一起打麻将,前段时间欠下高利贷,听说是被人活活打死了,至于凶手是谁,警方还在调查之中,现在放高利贷的又到了王寡妇家,真是够可怜的。

  王寡妇跪在一个中年人面前,那个中年人西装墨镜,来的时候还开着三辆黑色奔驰,想想都是非常有势力的。

  “求求万老大了,您今天就是把我家拆了,也不值一百万啊!我求您放了我。

  ”“哼,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难道他死了,我的一百万就不用还了吗?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你既然不还钱,就让弟兄们把你的衣服脱了,好好伺候兄弟们。

  ”“万哥,那我们动手了。

  ”“动手。

  ”两个青年动手,将王寡妇按住,就要脱王寡妇的衣服,张小凡等人从外面进来。

  “你们都给我住手,这是我们上水村……”李富贵话说到一半,几个青年同时看向他,吓得他已经将话咽了回去。

  “你是什么人?”“我是这个村的村长,叫李富贵,我们有话好好说。

  ”李富贵说着,要给那些人发烟。

  那些人根本看不上李富贵的烟,没有一个接的。

  “行,你们拿出一百万帮她还债,我们就放了她。

  ”“一百万,怎么欠那么多。

  ”“你是村长,应该不会不认识欠条吧!”“看,这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是一百万,一年不还,再翻一倍。

  ”李富贵这会儿吓晕了,他们上水村的情况他太清楚了,就算是所有人家十年的经济收入加起来,也没有一百万。

  “村长,救救我,他们是畜牲。

  ”万老大闻言,一把抓住王寡妇的脖子。

  “你她妈骂谁是畜牲,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死你。

  ”万老大用力,王寡妇挣扎着,好像快要被掐死了。

  张小凡从地上捡了一块板砖,走到万老大跟前,直接一板砖扇在万老大头上,万老大头破血流。

  

她自己似乎也不认识李勋,但是也听过他的名字,为什么他会叫到自己呢?这令何雪新很好奇啊。

  办公室教室h师生文如果吃饱了的话,我就先收拾一下桌子了。

  为什么每次我一提到哥哥的父亲,哥哥的脸色就像变了一样,不想回忆往事的样子。

  这里的话,你感觉怎么样。

  无限推到小萝莉.....对不起?那就更难办了,你是个无能力者,长得又丑,身材还差,卖也卖不出个好价钱,该怎么办呢?不是的......我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

  话说回来,我的抱枕呢?不会是因为刚好在那个分界线左边所以被消失了吧,唔,这个拼接的组成究竟是按照什么来定义的?我的身体明显超过了那个分界线,却没有哪里不见掉,估计是用某种很模糊的概念?是只要求将两个房间组合在一起记好了,并(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确保活物的完整?毕竟被褥确实是只有一半,床铺看起来也像是强行组合的,连高度都不是很平齐…办公室教室h师生文就是这玩意给他的勇气吗?我要去买点吃的。

  其实那是接发……我也是留到肩膀就觉得难受就剪了。

  分解机可是外出的人必备的好东西。

  办公室教室h师生文她涂着淡紫色的眼影,像她这样的人我只有在时尚杂志上面才能看到。

  就为了这种可笑的理由。

  看起来你这个文科第二还是有点用的嘛,举一反三不错嘛。

  林婉莹不禁朝后退了两步。

  走回病房,外婆交待了房子的事。

  和你有什么关系啊!班长大人!御风一字一句的说。

  但为了不会被别人有机会注意到这里出现了其他陌生的人,起码把爱丽丝幻化成我而能够混过去。

  主人已经一千多魅力了呢!苏睿听到之后就愣住了怎么长的这么快啊,刚才过去的路人不到1000吧?无限推到小萝莉育才主场,对方条件有限,需要男队先打,女队后打。

  颜彦的哥哥需要钱找她给办学生贷,后来拿不出钱还,颜彦相信了当时的一个室友的赚钱路,彻底走了歪路。

  办公室教室h师生文终于将两只袜子脱完之后,子逸已然是心潮澎湃。

  和我说一下江婷的事呗~午餐期间,我就是收到了一个令我及其难过的消息老妈手指点头,做出一副很困扰的表情。

  绝对会追上你们两个的刃尖穿透皮肤表层深入进去,虽说不是第一次尝试这种滋味,不过这种差劲的体验还真是糟糕。

  什么看哪边?你不会是想趁我转身的时候又突然在我耳边大喊吧?然后松开了那只手,快步走向出口,走到她看不到的地方,舒了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又咬住了牙,干嘛那么生疏啊,咱俩不是夫妻未满炮友之上的关系吗?

  不让穿内裤,还放跳蛋 门卫给校花下药 我的私处大吗,有图初一  我曾经在编织好的世界里落泪,混淆了我的所有感知,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也不知道现在的我应该怎么做,那个时候的我不懂得什么叫做挫折,也不渴望去领略外面的高处不胜(完美暗恋)寒,不过是傻傻地待在已经被编织好的世界里学习如何去说学逗唱。

    这里叫做云镇,顾名思义,这里的云洁白而厚实,看起来就像是一朵朵乍开的棉花一样松软,让人有一种想要在其中滚上一滚,睡上一睡的欲望,定是舒服得紧吧?  这里是南方的一处小镇,好像不与外界相连似的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气质,淳朴而温情,内敛而精致。

  这里,十天一次绵绵细雨,一个月一次晴空万里,不过这里的雨出奇的柔和,淅淅沥沥,绵绵软软的。

    所以我很喜欢在下着毛毛细雨的时候漫步在栽种着山茶花的道路一侧,雨水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打湿衣服的,因此可以不用打伞,不过这里的女孩子却很喜欢打伞,因为那伞面上涂画了精致的山茶花和清水芙蓉,如今这样的油纸伞已经快要销声匿迹了。

    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只觉得所有的一切事物都不适合自己,譬如睡觉时身下坚硬难耐的竹席床,喝水的时候要去院子里打一些没有味道的自来水,屋子里几束昏昏沉沉的光线,我想我这是图什么?来这里活受罪吗?  来的第二天,隔壁豆腐铺的老板娘兴匆匆地跑过来,二话不说地拉起我的胳膊笑眯眯地指着一行不知道去往何处的大部队,经过一路上的交谈我才知道原来这里还是有早集的,耽误了一时半会儿可就没有什么便宜东西了,我突然觉得还挺好玩儿,这些人居然可以实在成这副模样?让我眼界大开。

     老板娘说这里买东西真的很方便,叫我买一些摸起来滑溜溜的被褥和毛巾,以后可以睡得更舒服一些,我不禁朝她哑然失笑,看着面前被她挑来挑去的绣花被褥心里突然像是被开凿出一片泉眼似的流出了甘甜的蜜,我知道,这确实是一个有助于睡眠的好方法。

    我们那里生长的牡丹又大又香,有的颜色红得吓人,我的院子里本就栽种了一片,天气温暖的时候就开得极美,大朵大朵的颇有一种豪放和洒脱的意味,我瞧着中意就另买了花盆移进去一株,放在阳光充足的窗台上为毫无生气的屋子里带来了许多颜色,添了一缕恰到好处的芬芳。

    我在这里住了很久,知道了很多关于这里的习俗和风趣,我住的房间是一座有些年纪的单栋竹楼,对面是一片紧贴着修筑起来的青色竹楼,那上面有一双感情很好的青梅竹马,有时女孩子家里蒸了红豆糕就会跑到窗户外面那连在一起的台子上叫男孩顺着台子跳到她家里去吃,我时常在阳光下看书的时候见到这样的一幕幕,只觉得挺幸福。

    我的曾经追逐过太多得不到的东西,虽然如今已经都成了积累在面前的过眼云烟,被自己偶尔想起来就习惯地拿出来取笑一番,可还是将记忆中那个满是朝气的女孩子折腾成这样一个只喜欢偷懒一整天的宅女,宅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里享受那里的风土人情,享受那里的生机勃勃,和那里的温柔可亲,不知不觉我已经爱上了这个地方,这个充满了热情和友爱的地方。

    我曾经觉得幸福就是用手里的金钱去肆意挥霍感受别人的阿谀奉承,我曾经觉得幸福就是站得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地对待所有人,我曾经觉得幸福就是孤注一掷不论最后的结果是否光鲜亮丽,可如今的我,只觉得这里宁静的风,温柔的雨,洁白的云就是幸福。

    我再也看不见那些世俗喧嚣,因为闭上眼睛是花香鸟语,睁开眼睛又已经是春暖花开,看不到丑陋的时候自然就会忘记什么是丑陋,而其余留在心里的就只剩下满满的阳光明媚。

     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故事告诉我们幸福到来时要流下泪水,我只知道我的幸福来得让自己有些猝不及防,你看,远处走来的人们,手挽着手,肩并着肩,笑容璀璨而耀眼,我穿着一身当地的红色印花长裙,那是隔壁老板娘为我选的颜色最明艳的一条,她说我穿上特别像独自盛开在山脚下的山茶花。

    我的日子过得自由自在,镇上的人几乎在短短的一个月里就与我混得熟悉,我喜欢他们的热情,我喜欢开心的时候和这里的女人一样胳膊挽着胳膊在热闹的广场上跳舞,路过的人会给予我们真挚的称赞和掌声,兴起的时候也会加入我们一起跳那疯狂而激扬的舞蹈。

    呼,旁边有孩子在吹蒲公英,大片大片的绒毛飞掠在空中不知道会停泊在哪一个角落里,可我知道,它不会就这样停止自己追逐自由和归属的步伐,等到大风又起的那刻,它还会继续追寻,追寻那些属于它们的世界,然后在那里,生根发芽。

     我看不到也不知道前方的道路究竟是平坦还是坎坷,我不顾旁人的侧目,伸出胳膊迎着风咧开嘴大笑,我只是知道现在的我很幸福,没有后悔当初毅然决然的决定,如果这里是有生命的地方,我真的很像亲吻它,告诉它,我似乎已经爱上了你。

    窗外,阴雨连绵,我的心得好高,我已经触及不到,雨水好像已经迸溅到了窗口处我工作时用的红木桌椅上,湿透了我桌上那零零散散的稿纸,雨水的味道是如此清新,沁入心扉,我突然不想关上窗户,因为我知道我还没有看够这窗外的景色。

    我趴在清凉的竹席上看窗外的湛蓝和青翠,将调好了的颜料泼洒在雪白无暇的宣纸上,将一切美好都留在上面,落款的地方写上贪爱,我把它挂在房间里的墙壁上,醒来就可以看到,后来,老板娘从我要来了这幅画挂在了她房间的床头旁,至今为止,我都不知道这幅画成了什么模样。

    然后,我回到了我那依旧喧嚣世俗的世界里,每天还是一样的疲惫和无趣,可如今的我却感觉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得安静而晴朗,我想,等到下次假期的时候一定要提前收拾好行李,回到那个属于我的世界里去享受那里还在等待我回来的幸福。

  

邻居最近娶进门个如花似玉的小媳妇,这可让林虎眼馋坏了,三十好几的老光棍,一心想要把她弄到自己床上去。

  深夜,林虎刚爬上被窝,就听到急促的敲门声,“虎哥,开门,快帮我看看孩子!”听着声音,心里一喜,竟然是隔壁小媳妇找过来了。

  “妹子,啥事呀?”深更半夜的让小媳妇进门,或许真的能发生点什么。

  小媳妇叫张梅,长得娇美动人,刚生了孩子更是韵味十足,想到她坐在门口喂奶的画面,林虎小腹一阵火热,想要自己也上去嗦两口。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得砰的一声房门被推开,张梅穿着宽松的孕妇装抱着孩子急匆匆的就跑了进来。

  女人很美,很白,或许是因为刚结婚一年多的原因,二十四岁的张梅虽然已经为人母,但是模样却介于少女和少妇之间,比少女多几分韵味,比少妇少几分成熟,因为正处在哺乳期的缘故,身材比原来更棒了,罩杯都大了两个码,配合着她巴掌大的小脸,更加的惹人怜惜,富有韵味。

  宽松的孕妇装根本就遮不住她丰盈的上身,林虎望向她的时候,她正焦急的朝林虎跑来,惊人的山峰,随着她的步子,正一下一下的跳动着,让林虎大咽口水,脑袋一片空白,直到阵阵奶香味钻进鼻孔,林虎才清醒过来。

  张梅焦急的说道,“虎哥,你在医院工作赶紧帮我看看是咋回事,孩子都哭了一晚上了。

  ”林虎确实是在医院工作,不过他却不是医生,他一个大专生,而且还是个野鸡大学的大专生,在医院熬了几年了还只是在医院前台做做接待的工作。

  林虎一边观察着孩子脸色,一边开口问道,“赵建呢?咋不赶紧领孩子上医院呢?”“那死人又出差去了,去海南,说是半年差,谁知道啥时候回来呀……”兴许是对老公的作为太过不满又无人诉说,张梅一张口就停不下里了,看看可怜的孩子,再想想自己,泪眼婆娑,丝毫没注意,她已经坐在了林虎的床边,半个身子都贴在了林虎的身上,柔软的身子娇小的脸庞,让他一下子身心.荡漾起来。

  “孩子问题不大,就是饿了,让它吃奶就行了。

  ”林虎想着还能亲眼看到张梅喂奶,有些兴奋。

  听着林虎的话张梅下意识的用手紧了紧衣领,心虚的低声道。

  “可是……可是我不下奶了。

  ”林虎眉头一皱,“咋回事?”张梅闻言呜呜的哭了起来,“虎哥,我已经三天不下奶了,奶粉又恰好喝完了,呜呜……”“这时候超市也关门了,不下奶一般是堵住了,得找人帮揉开胸口的淤塞的奶块就好了。

  ”林虎皱眉道。

  听着林虎的话张梅眼睛陡然一亮,而后猛然伸手抓住了林虎的手臂急切的说道,“那虎哥你会吗?你得帮帮我!”听着张梅的话,林虎下意识的低头看向张梅的身前,张梅也知道这个提议羞人,她的呼吸急促,带动的胸口不停地颤抖着,这么近的距离不停刺激着林虎的眼球,可是眼看着孩子饿的哇哇乱叫,她也顾不得羞臊了。

  “虎哥,赶紧的,孩子饿了。

  ”或许是母性,平时极易羞赧的张梅鼓起了巨大的勇气,见林虎看着自己,竟然还大方的挺了挺胸。

  林虎不可思议的看着张梅,只见她美艳的小脸俏红,更加的诱人,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两人说话的功夫,放在一边的孩子又开始嚎啕大哭起来了。

  林虎也知道这会去医院已经不可能了,再看看嗷嗷待哺的孩子,眼睛往张梅那粉白如雪胸口看了一眼道。

  “妹子,我上学确实学过些催乳的手法,我就试试,不一定能成,就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张梅见林虎松口,心里一喜,低头看了眼孩子,而后又瞥了眼林虎,一咬牙,不带林虎说完就要脱了上衣,林虎见状忙从床上跳下来,一把按住她的手臂道。

  “妹子,你别着急。

  就算催乳也不能在我这呀,你赶紧抱着孩子回家,先给孩子喝点温水,我随后就到。

  ”听见林虎这么说,张梅也意识到自己着急了,忙是点头应声,可是刚要说话的时候,竟然才发现林虎就穿个裤衩在身上,下面已经有了强烈的感觉。

  “虎哥,你,你……”林虎脸色一红,“妹子,你别误会,我刚才在睡觉……”张梅没有说话,匆忙从床上将孩子抱起出门,心里却一直咚咚跳个不停,心里寻思着刚才那个里到底塞了什么,毕竟他男人的可没那么壮观。

  越想越是燥的慌,自己男人已经小半年没回家了,太久没尝过滋味了,刚才看到林虎的那里,下面竟然就有感觉了,难道自己这么浪.荡吗?穿好衣服后,林虎就到了张梅家,张梅给林虎留门了,轻轻一推门开了。

  张梅也知道让一个大男人进家里不合适,可是孩子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听着孩子的哭声她更加心疼,只能忍着羞赧让林虎这个大男人进门了。

  林虎进屋的时候,张梅正用小奶瓶给孩子喂温水呢,听着林虎来了,她扭过头,瞬间四目相对,林虎讪讪站在原地,张梅率先开口道。

  “来了,虎哥。

  ”张梅此时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比之前更加宽松的居家服,透过灯光,还能看到两点樱红闪现。

  林虎干咳着应了一声,知道待会催乳肯定有肢体接触,但他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光棍,现在最想的事情就是和张梅来一次。

  张梅有些魂不守舍,眼睛余光看了一下林虎的那里,还是很大,她才平复的心跳又咚咚起来,暗骂自己,明明为了孩子,现在却总是盯着虎哥的那里看个不停。

  张梅娇美的模样看的林虎心口砰砰的直跳,他虽然很想立即将张梅扑倒在床上,但是作为一个医护人员的基本素养还是压制住了他的冲动,看着张梅开口解释道。

  “妹子,我虽然会催乳,可是这催乳也是因人而异的,并不是医生按了,就一定会出奶,我也不能保证我按压后你会立即有奶。

  ”林虎的话让张梅眼神犹豫了一下,不过这份犹豫也是转瞬即逝,稍一停当的工夫,她就再次开口道。

  “虎哥,没事,我对虎哥的手法有信心!”其实张梅心里有些担心这个老光棍会把持不住自己,但更多的是莫名的期待,一种对原始浴望的兴奋。

  而且张梅回屋躺下之后,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小裤上面竟然……不由得脸色通红。

  林虎将孩子放在婴儿床中,转身回床边的时候,张梅已经将宽松的孕妇装掀了起来,丰腴雪白入云的高耸,像是面包一般,又白又软,让林虎忍不住咽了下唾沫。

  林虎强制将心底火压下去,双腿极其不协调的走到床边。

  “虎哥,我应该咋配合你呀?”张梅忍着内心的羞赧开口道。

  她不是(男女性故事)什么水性杨花的女人,这辈子就谈过一次恋爱,然后就结婚了,身子除了老公赵建这个男人外,再也没让别的男人看过,此时竟然不仅要让林虎看,而且还要让他摸,顿觉满脸发烫,可是为了孩子她只能如此。

  “妹子就躺着别动,把衣服撩起来,待会会有一点痛,有什么感觉告诉我就好了。

  ”林虎可能是光棍太久了,现在看到光着身子的女人,简直要让他的火箭炮就要炸了。

  林虎赶紧回神,将心底的想法压下去,心情激动的搓着手,一直到手心发热的时候才坐到张梅旁边,将手按了上去。

  将手心搓热一是怕凉到张梅,二是冰冷的环境会使人体穴位闭合。

  按上的那一刹那,林虎觉得就像是按在了一团发面团上,既柔软又富有弹性,整颗心都要跳将出来了。

  软,滑,弹性十足,林虎恨不得狠狠的攥几下,手感太舒服了。

  而反观张梅,在林虎温热大手一按上她的胸口,敏感的她立即觉得一道电流从身体划过,丰腴娇美的身体忍不住一颤,低头看着按着自己胸口的林虎,忍不住俏脸一红。

  林虎摸的舒服,但是不好表现出来,微皱眉头表示认真的模样。

  “虎哥,你按的咋样了?我为啥不出奶了呀?”张梅此时也是羞赧不已,林虎温热的手摸.的她竟然有些舒服了,这个发现让她愧疚不已,见林虎摸着自己不说话,只能羞赧开口提醒道。

  如果不是孩子重要,她觉得可以让这个老光棍一直摸下去。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a.aspx?1411.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a.aspx?2182.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a.aspx?3288.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a.aspx?7855.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a.aspx?5113.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a.aspx?304.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a.aspx?2502.html

https://www.printablewristbands.xyz/twa.aspx?4097.html